關閉

社長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恪遵發行人李有成先生的指示: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公共利益或個人利益優先? 劉嘉泰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四, 14 十月 2010 09:51

劉嘉泰

   太魯閣國家公園砂卡礑步道擺攤爭議吵得相當熱鬧,究竟當地原住民擺攤有理?或是太魯閣國家公園管理處取締有理?各說各話,似乎都有道理!不過國家公園擺攤的風波,似宜更深層的探討公共利益和個人利益間的衝突問題,才能真正了解這起風波的本質。
 砂卡礑步道最早是日治時代為開發水力電廠,而循著砂卡礑溪開闢出來的通路,當時通路沿線貫穿的土地,早已是當地太魯閣族居民的祖傳耕地,當時日人開闢通路時,當然未取得「政府同意」,至西元1986年太魯閣國家公園成立後,依循日人舊通路,再整建成為現在的砂卡礑步道,這項整建行動也未取得世居當地的「地主同意」。
 砂卡礑步道在成為熱門遊憩步道後,大量遊客絡繹不絕進入步道尋幽攬勝,但遊客在讚嘆大自然鬼斧神工美景之際,卻從未想過自己竟然是侵門踏戶,走在他人的私有土地上吧?
 當遊客要求驅離砂卡礑步道攤販時,這個畫面就像是,「在他人土地上遊玩,卻指著地主的鼻子說,你沒有權利妨礙我來這裡欣賞自然美景」,這也難怪擺攤的居民要抓狂了。
 現在問題來了!遊客自認為的休閒遊憩公共利益與步道地主的個人利益,何者應優先獲得法律的保障和維護?
 憲法第15條規定,人民的生存權、工作權及財產權應予保障,但憲法第23條也規定,有增進公共利益必要時,人民的基本人權可受到限制。
 相信所有指責擺攤居民的遊客,一定舉雙手雙腳贊同公共利益應優先於個人利益,認為砂卡礑步道應該要禁止擺攤。這項原則的堅定支持者,對於類似或相同的案例應該不會有雙重標準。所以下述的問題,答案應該會是一樣的?
 假設你的住家或土地因為政府執行都市計畫,基於大眾通行的公共利益,必須被徵收闢建道路,而徵收補償金額想當然爾必定與市價落差很大,請問你此時還認為公共利益應優先於個人利益嗎?
 砂卡礑步道沿線擺攤的居民,土地遭步道無端貫穿,甚至連補償金都沒有,就他們來說,在自己的土地上擺攤,並未製造髒亂也未破壞生態,不過是求生存混口飯吃,卻要在「公共利益」的大帽子下,被逼得須徹底犧牲個人生存的基本人權,來滿足遊客休閒遊憩的閒情逸致,那憲法第15條的生存權和財產權保障不就形同具文?
 公共利益和個人利益發生衝突時,即使最後公共利益獲得優先保障,而不得不傷害個人利益時,也應要有比例原則的適用,採取傷害最輕的方法,減輕個人利益受損的程度和範圍。而不是動輒高舉公共利益的大旗,高喊「依法行政」,完全抹煞個人利益的存在。
 太管處願意在尊重地主基本權利的原則下,以協調方式化解公共利益與個人利益的衝突,應該獲得大眾的鼓掌肯定,而地主犧牲個人利益成就步道的闢建,現在為了求生存擺攤,社會大眾也應有同理心多為他們設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