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尋獲內在的和平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五, 23 十一月 2012 08:20

普仁羅華 和平的話語

 前言:
 普仁羅華先生帶來一樣極簡單的訊息:「你尋找的和平就在你內在,我可以幫助你找到。」諸多聽過此訊息的人皆表示,他們只是聽他陳述他對生命的洞察,即體驗到了深層的平靜,心境亦更為清明。
 以下內容摘自普仁羅華與記者的訪談。
 尋獲內在的和平
 問:您如何協助人們尋獲內在的和平呢?您如何辦到呢?
 普仁羅華:我只要舉起一面鏡子就行了。我要做的,不是去告訴人們,而是提醒他們去聆聽一個聲音。人們聽了之後說:「是啊,我覺得我以前就聽過這聲音。當噪音沉寂下來,我就聽到了。」這過程開展了,「尋找內在和平」吸引著人們。有人稱此過程為「追尋」,我只叫它「受到吸引」。這情形如同你到戶外坐下、打開了午餐盒,剛開始不見任何蜜蜂、蒼蠅。一旦牠們嗅到了食物的氣味,便聞風而來,因為牠們受到了香氣吸引。
 問:這過程困難嗎?
 普仁羅華:我可以很單純地看這個過程,在這過程中,我可以單純下來,那就是真正的我,那就是真正的你。渡過了漫長的一天、褪去了外在的虛飾之後,我們同樣非常單純。當我們可以單純地去看待這一切,眼前將浮現截然不同的景象這景象瀰漫著感激、瀰漫著令我們意想不到的愛。此時此刻,人們若能坦然接受這幅景象、自內心湧生感激之情,那麼,唯有這樣,這過程才能開展、並且真的變得簡單。就是這樣。
 問:請容我這麼問您,會將您的教導視為一種哲學嗎?
 普仁羅華:就某個角度來說,哲學充斥著許多「假設」和「但是」。哲學家辨證著:「假設是真,那麼一定為真」,他們不斷思考。然而,我談的是實際的體驗,也就是這種實際的體驗整合了一切,並且和哲學明顯的不同。
 問:所以,換種方式來說,您認為哲學充斥著問題,而您的教導充滿了答案嗎?
 普仁羅華:正是如此,這裡面盡是答案,你說得很好。
 問:人人都在尋找答案嗎?
 普仁羅華:每個人內心都有渴望,我們是否已發現渴望又令當別論,但是,人有渴望。其實,正是這份渴望,促使人們尋找答案。
 問:您能否描述一下您所謂的渴望?對某些人來說,「渴望」二字的意義令人難以捉摸。
 普仁羅華:你若開始分析「渴望」,就會愈覺得它難以捉摸,其實渴望是人的基本需求。每個人都曾口渴想喝水。當你感到口渴、想喝水,不需先調查研究一番。你會找水,找到了,拿起水馬上就喝。「渴望」和口渴喝水有許多相似之處。你曾否在內在,發現自己想要充實?發現自己期盼得到滿足?接著,這份期盼演變成了渴望:「我想要過得充實,人生一定可以更豐富的。
 我這也試過、那也試過。我活在世上、生存、有工作、有責任。但是,人生一定有更勝於此的東西。」這可不是異想天開,人生確實是更勝於此的。要是有人在一生中感到渴望,那麼,我有樣東西要送給他們,可以讓他們與內在最單純、最基本的東西連繫上。「渴望」最可貴之處,就在於:我們尋求解渴的水,也在我們的內在。解渴的東西就在我們內在,往內在找,才找得到。
 問:人真的可以感到滿足嗎?
 普仁羅華:是的,有此可能。有些人空談滿足和有沒有可能滿足,有些人用自己的方式尋找滿足之道,遍尋不著之後,下了結論說「滿足」這回事根本不存在。事實若真是如此,那麼,為什麼我們一再地在歷史上看到古人提及「滿足」呢?內在的滿足絕對存在,就存於你的內在。最難得的是,你不必往壁櫥找,「滿足」就放在你內在。眼前你只需要一樣工具、一座橋,好讓你進入內在,接觸你的內在,而這正是我要所提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