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畫家傳奇 (中) PDF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六, 22 十二月 2012 10:53

(蓮按法師提供)

曹瑋的家人又來求我,我又剪紙人,做替身法,曹瑋又好二天,我又做。又好二天,但,二天過後,同樣又躺下,如同活死人!奇怪的是,每一次做替身法,一定會出現二位「美婦人」,同是赤身露體的,我注意了一下子,發現每一位「美婦人」雖然都是天姿國色,但個個不一,也就是仔細一看,都是不同一個人,一個比一個艷麗。
 我迷惑了?到底有多少位裸體美女?這些裸體美女為何一個個纏住曹瑋。
 我問曹瑋父親:「有數不清的裸體美女圍繞在曹瑋四周!」,曹瑋父親一臉疑惑:「沒這回事!」,「想一想看!」曹瑋父親說:「曹瑋的個性我最清楚,他是一位藝術家,性子雖然有點不拘小節,生性也風流,但,只有一位多年的女友,欣慕他的女子是有,但他也是蜻蜓點水式的,素不好淫,為人尚有原則,不可能有這麼多名美婦人。」曹瑋父親想不出來,我當然更想不出來。
 後來,曹瑋的妹妹知道了這件事,她想起她的哥哥曾經畫過數百裸體美女,曾舉辦裸體美女畫展,在國際間引起轟動,曹瑋的裸畫,曾經引起很大的爭議,因為這些裸畫,全是淫巧絕倫的,露三點,唯妙唯肖、毫毛畢現,美婦人的表情姿態,含有淫蕩之風味,這批美女裸畫,造成轟動的原因,是社會輿論的:「藝術乎?色情乎?」
 衛道之士認為:在「裸畫」之中,呈現了私處的特寫,同時每一個艷女的臉部,均強調了慾望與慾樂,這是「泛藝術主義」,太露骨的畫畫,似乎含了色情的搧火,有傷風敗俗而戕害人心。認定曹瑋只是販賣色情,透過「藝術」的包裝,唱著「藝術自由」的高調,會帶來社會太多的不安。
 衛道人士說:「藝術自由」應以不侵犯他人自由為尺度,這類藝術,是色情的,是淫猥的,不能「文以載道」。反而醜化了女性的尊嚴,導致色情氾濫,令人憂心忡忡!而曹瑋的辯解是:裸畫從古至今皆有,無論什麼姿態都是一種人體美的畫工,尤其臉部的表情是高難度的,這純粹是就人性的呈現為考量。
 藝術家就是呈現人性,人性是自然的,裸體是正大光明,沒什麼丟臉的。藝術的範圍不能只是「理智」與「道德」,不能堅持要遵守「傳統」而不願變動。
 曹瑋認為:他並不反對他人的論調,問題出在每一個人的「認知」不同,世人對裸畫仍然有意見,是因為自己的觀念上已受了禁錮的表現,他自己則光明磊落,自認並非玩世不恭及嘲弄!雙方在媒體上有筆戰,沒有讓步,各彈各的調。
 我知道曹瑋畫了很多裸畫之後,便與曹瑋的家人到了曹瑋地下室的畫室看了他的收藏,令我大駭的是:「這些美婦人正是我禪定中看見的。」有金毛的、有棕色的、有紅髮的,都是美艷裸體的豪放女!
 ps: 1、蓮生活佛盧勝彥講經說法:週六及週日早上10點,38頻道;週日早上10點半,39頻道。
 2、本會地藏殿可安奉歷代祖先、冤親債主、纏身靈、水子靈,永久供奉。(意者請洽敬立同修會,地址:花蓮市林森路280號2樓,聯絡電話:03-8353130,手機:0972308295。道場開放時間:除週六外,每天從早上10點到下午6點)
 3、竭誠歡迎各界善信大德參訪真佛宗道場,敬立同修會和花蓮共修會(住址:花蓮縣吉安鄉稻香村吉興路2段2號,電話:03-85337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