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詩人隱匿出新書談街貓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四, 25 六月 2015 00:00

記者江思婷/報導

時光書店作家書房閱讀出狀況活動,昨天邀請詩人、有河book女店主隱匿以「街貓的多情與無常」為題分享新書《河貓》。

位於淡水的有河book從二○○六年開店至今,來了許許多多的貓,其中成為「河貓」的從二○○六年編號一的貓老大到二○一五年三月編號一一三的燦燦,這些貓或繼續當著河貓,或成為家貓,或某天因車禍或生病忽然就不再出現。

貓不自私 還很多情

隱匿以一篇報導貓是自私生物的文章談起,隱匿表示在她與貓相遇的經驗裡,貓不僅不是文章所說的樣態,還具有「多情」的一面。貓一見到隱匿不是衝向她,就是趁機趴在腿上或背上開始撒嬌,還有貓在餵食完後,曾一路跟著她走到捷運站附近,隱匿花上一些時間和技巧才甩掉貓,免得讓貓陷入不必要的危險。

隱匿表示她與貓的相處方式不是「為什麼貓都叫不來?」而比較像是「為什麼貓都趕不走?」說到這裡,現場的觀眾也跟著笑了起來。

無論街貓或河貓,大多自由來去有河book,無可避免地,貓與街坊鄰居的關係也讓隱匿得開始著手處理其中複雜的情況。

隱匿提到鄰居有時會抱怨貓身上有跳蚤或貓之間吵架打鬥的聲音擾人,常常有鄰居就直接衝上二樓指定找她,為了保護貓,隱匿不僅定時幫貓點藥,也時常與鄰居多次溝通。

隱匿還說,因為鄰居家換了比較大的招牌,影響到貓從屋頂上跳到二樓吃飯的動線,因此得在牆上加了一道梯子,好讓貓順利爬上來。

最後隱匿談街貓的「無常」,朋友常說她餵貓辛苦,但隱匿表示,她認為街貓的生存才是辛苦而困難的。

街貓最常發生幾個狀況,不外乎車禍、生病或是被下毒或捕獸鋏夾傷。隱匿說她曾經因為某隻貓沒來吃飯焦慮地找了好多天,有的甚至找不到有的則是被車撞死;病重的貓,隱匿則會帶回家養,成為家貓。黑貓小夜和橘貓金沙就是因為生重病而被隱匿帶回家就近照顧,直到牠們離世。

而做為寫詩人的隱匿,為了紀念橘貓金沙,也曾在有河book落地窗寫下一首貓形體的玻璃詩:「此刻的我/已心滿意足/透過淚水看出去的世界/是模糊的/宇宙的意志/昭然若揭」詩句飽含著對貓的珍重之情。

講座的結尾,隱匿分別秀了幾張照片:一張是小夜在火化當天黃昏,隱匿拍到一朵像是小夜毛球的雲;另一張的雲則像是金沙撲蹬的形體。隱匿表示,可以看到屬於「牠們」的雲對她來說是一種安慰。讓現場的觀眾也為之動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