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梁清政1億元支票給傅崐萁? 榮亮1億元買傅崐萁父母土地 有沒有問題?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四, 01 十二月 2016 00:00

理想控告傅崐萁涉藉勢藉端勒索財物案 《政經看民視‧民視看正晶》續追黑幕

李晶玉(主持人):我們在理想大地案,收到很多回應,其中大意其實都大概是圍繞在一個重點就是說,這個新聞好像只有政經看民視敢播,到底怎麼回事,我們先來看看最新的發展,我然後我們再來看看我們為大家整理的疑點,先來看一下11月26號,花蓮縣議員劉曉玫上政經看民視,公布了花蓮縣政府秘書長顏新章喬土地的關鍵錄音檔和理想大地案的始末,結果兩天之後28號,這個顏新章就委託律師以涉嫌加重誹謗等罪,提告了花蓮縣議員劉曉玫,是要以訟止謗還是打到痛點,理想大地案到底有什麼不能說的秘密,這時候劉曉玫又再公布了四段錄音檔,裡面的內容清清楚楚的顯示,顏新章要求梁家也就理想大地這裡,多少錢要賣還斥責對方拿出來賣的土地是最差的土地,對話內容強調,公關給我以後任何事情一定要經過我,我以前有沒有跟你講過這樣,有沒有有沒有,劉曉玫說這些內容都顯示縣府一級主管藉勢藉端介入土地交易,而且消防局長又不管土地,那麼是誰的授意,這中間難道暗指縣長傅崐萁嗎?

為求平衡報導,所以政經看民視接獲劉曉玫議員爆料資料跟錄音檔後,我們也去電邀約秘書長顏新章希望他能夠到節目上來把話說清楚,可是他不但是拒絕出席,就連在節目上面CALL OUT的電訪邀請他也不願意接受。

彭文正(主持人):秘書長他的意思是說,這一切交給法律,也透過律師告訴我們,這個案子早就已經判決,已經不起訴,議員是在冷飯熱炒,所以他們不接受,不願隨之起舞,於是我們就看當初不起訴的原因到底是什麼,有沒有什麼蹊蹺的地方,會不會像議員講的說,連整個花蓮都是花蓮王在管的,所以包括這些檢調也是不公平的,所以我就提出種種疑問,黃帝穎律師把整個不起訴的文件看得很清楚,律師你怎麼看。

檢座卓俊忠違反經驗法則?

黃帝穎:先回應彭教授所講的這一份不起訴處分書,我們研讀之後發現確實有很多違反經驗法則的不起訴的理由,今天剛好也跟劉曉玫議員聯絡上,劉曉玫議員轉達,當事人他已經有再研議事把這一個做不起訴處分的檢察官,送檢評會以及監察院,正在研議這件事情,對於這種不周延完全偵查不完備的方式的不起訴,大家會質疑,是一個政治判斷,所幸這個案子後來經過當事人的律師團提起再議,再議在高檢署的審查也認為確實偵查不完備,於是發回續查,所以目前續查當中,裡面有幾點其實非常的荒謬,包括裡面有一部分有特別提到,裡面有提到所謂的榮亮公司,當時買賣這塊土地有說要賣給榮亮公司,洽談的過程裡面,他當時直指的就是傅崐萁的夫人,就是國民黨的不分區立委徐榛蔚,徐榛蔚的董事長身分在這份不起訴處分書裡面,違反我們正常人的常理,他說這一個公司,當時為什麼會登記在傅崐萁的名下是因為鮑廣廷跟傅崐萁認識20多年,但是實際的負責人還是由擔任總經理的鮑廣廷所負責,榮亮公司的決策也是在鮑廣廷的決策,後來只是請傅崐萁跟他的配偶來擔任名義上的公司負責人,這個意思就是說傅崐萁跟徐榛蔚只是人頭,這是他們公司的人頭,但是實際上我們在一般判斷的標準,第一個你形式上登記是誰的就是這個公司的負責人,這是形式認定,還有一個叫做實質認定,傅崐萁跟徐榛蔚有沒有用這一個公司,為什麼要談這個公司,因為在當事人的指控上是說,我今天要買這塊土地,本來行情價可能是12億,但是因為縣長傅崐萁要我賣給他太太的公司,用比較低的價格方式10億賣出去,我當然認為這個有沒有利益迴避,你有沒有涉及圖利或者是藉勢藉端的問題,今天檢察官幫他切割,幫傅崐萁跟徐榛蔚去切割這公司,裡面講第一個,雖然名字登記是他太太的,但是他只是人頭,這個切割方法,違反形式的認定,另外一個實質認定是什麼,如果大家上網去查新聞,其實在2011年的10月30號,當時的徐榛蔚就是榮亮的董事長,以董事長的身分到中國的廣西南寧市去簽約跟南寧市政府簽這個合作的協議,這是實質做公司負責人的行為,再查得到2011年的10月25號,同樣的方式他到昆明市簽了合作的協議,還查得到2012年的4月5月,當時榮亮公司也到廣州東莞去做相關的考察,而且當時還有東莞市的台辦發出新聞稿,講到榮亮公司有意思投資470億人民幣,建設廣東健康產業經貿園區,這個是實質認定,今天不管說名義上登記是他的,他有沒有執行公司的業務,這是實質上的這個,我知道傅縣長的家族在做這樣的事情,回到當事人的指控,這個告發人,他其實這個梁性受害者,他在這個案子裡面其實很無助,因為他的土地就是被本來要賣,已經尋得價格說,可能行情價就是12億,然後被壓到10億,賣出去之後,一經轉手又15億賣出,他用10億的方式賤賣,在這過程裡面,他也提出了在2010年12月,到花蓮縣政府傅崐萁有提出10億5000萬要去買,買方就是由徐榛蔚擔任董事長的榮亮實業的契約,連契約書都沒有,今天檢察官在裡面,做這樣一個奇怪的認定,這違反一般經驗法則,所以我認為他被發回續查是有他的因素,另外一個部份是金流,其實金流的部份也很詭異,我們看完金流,當事人在裡面有一個很清楚的指控,如果翻出來大家一定會認為說,當事人指控說被告傅崐萁,當時即向告發人就是這個受害者梁清政,以手劃的方式要求告訴人及告發人梁清政,將剛剛所拿取的支票中的1億元交給傅崐萁。

彭文正:手畫這要怎麼舉證?

榮亮金流可疑,檢察官未查清楚?

黃帝穎:就當然是證人的控訴,他就講說你手畫,那檢察官要做什麼工作,你證人這樣講完之後,你要去查金流,有沒有1億元,那金流查到什麼東西,我們去比對,這個東西更加荒謬,裡面有提到說,有關於支付其中有1億元土地給榮亮公司,榮亮公司當日購入傅崐萁父親土地,在花蓮吉安鄉中山路的這塊土地以及購入他母親名下,在台北市仁愛路的土地,榮亮公司幹嘛去買傅崐萁爸媽的土地花了1億元,所以這1億元是不是在這邊週轉,而這個金流,檢察官在這裡面沒有查清楚,人家幹嘛去買這個土地,如果今天榮亮公司,真的是他人所有,這個鮑姓負責人,他做了一個買賣花了1億元去買了傅崐萁父母的土地,買了之後傅崐萁父母還繼續住在裡面,我幹嘛侵害公司利益,我去買了一塊我們不能用的土地,我去買了一個我不能用的不動產做什麼,這1億元的金流,檢察官在裡面沒有清楚查明,沒有查清楚。

彭文正:檢察官什麼大名?

黃帝穎:這個原不起訴處分書的檢察官,今天劉曉玫議員有特別講到,她說準備要送檢評會或者是監察院叫做卓俊忠,這個不起訴檢察官叫做卓俊忠,現在好像調到台中地檢署去,這個案子其實我認為還沒有結束,因為他已經再議發回,目前還在偵查中。

農業處長疑涉嫌關說超貸?

李晶玉:榮亮公司其實就是傅崐萁妻子徐榛蔚的,然後就跟花蓮縣政府台北聯絡處是設在同一個地址,這是疑點一,第二個,為什麼花蓮縣府縣長室進行土地買賣,消防局長顏新章為何簽約當時出現現場,跟他的業務並無相關,第三,這是將他買的土地,又轉去賣給別人之後,有沒有圖利榮亮公司,第四,有沒有涉嫌農業處長關說土地貸款超貸事宜,當我們打電話去問的時候,顏新章是這樣回應我們的。

電訪員:您好!請問是顏新章秘書長嗎?

顏新章:哪裡?

電訪員:秘書長您好,我是政經看民視節目的製作單位,秘書長不好意思我要跟您請問一下,因為我們就是有收到議員的資料,我們想說今天下午錄影的時候,不曉得方不方便CALL OUT給您。

顏新章:不用啦,依法處理就好,依法處理好不好。

電訪員:因為這兩天,新聞其實陸陸續續都有。

顏新章:不用,謝謝你,謝謝你們。

電訪員:秘書長,因為我們想要邀您,到節目上來,如果說您不願意的話,是不是下午我們可以用CALL OUT的方式給您,就是電話訪問您。

顏新章:謝謝,不用了,謝謝,就依法處理就好,好不好,謝謝你們。

電訪員:所以秘書長沒有要回應的話。

顏新章:謝謝,依法處理。

李晶玉:好,不過談到傅崐萁,真的是滿滿的花蓮王,傅崐萁Everywhere在這裡就看到了,花蓮縣長傅崐萁敬獻愛心乘車卡一定會看到他的照片,國語作業簿會看到他率領孩子的照片,家庭聯絡簿也有他親切的笑容,國小低年級的作文簿也有他仰望高空,這個是栽培作育英才,還有你每天都得看到他的就是在這個桌曆上面,也有花蓮縣長傅崐萁祝你萬事如意、五星縣長六連霸。

彭文正:就是這樣才五星對不對?大家都認得他,所有的政績每天拿出來講,就這樣對不對?好,花蓮王應該也不是浪得虛名,不過我們現場有一位也是花蓮人──黃玉炎,我們建國黨的前主席,對花蓮是有些了解。

你不賣土地我就變更你地目?

黃玉炎:我是96年、2007年回花蓮,然後他後來當縣長這一段期間已經7年,我看到他非常多的為什麼他所謂的民調會這麼高,滿意度這麼高,他最主要就是小孩子的營養午餐全部免費,然後小學生的所謂學費完全也免費,這個部分他是做得非常徹底,另外花蓮總共有33萬人口不到其中原住民有9萬8000多,他每年三節都會給原住民一些好處,譬如說沙拉油、米這些,所以你要去他的這些形象,你要去破壞他真的滿難的,為了這個事情,我還跟我一個朋友,他說反正我也不管他幹什麼事,我說他有鋪橋造路嗎?他說沒有,反正我小孩念書不用錢,所以在這種情況之下,我想我剛剛我們帝穎律師提出來的,事實上這個部分,你只講了這個部分,事實上他的手法是我要跟你買,你如果不賣,我就把你的土地地目變更。所以我也看了不起訴的處分書,裡面有提到這個手法就是說,要把他在整個所謂台九線東岸,東邊的地,要把它變更,因為以前理想大地那個地方都是魚塭,都全是養魚的、養蜆仔所以那時候買都非常的便宜,所以那時候理想大地去買了一大片,結果後來發生這個事情就放出風聲來說,你一坪才200多塊買的,我這個給你花10億已經很高了。所以他在這種情況之下被半壓迫脅迫之下,他才去做了把它賣掉的東西。我想這個不是只有這個案子。

我再舉出一個案子是最近去年才發生的,在所謂193縣道旁邊,有一個土地叫康樂村,那個土地原來是黃正一(以前縣長,黃福壽的兒子)的,他當初要賣的時候,因為前面正好是七星潭再過來,其實那一整個景是非常好,結果他就想在那邊蓋所謂高級五星級的飯店別墅,結果後來知道以後他當初這個土地黃正一是要賣給東方報的發行人叫李有成,他要賣給李有成,結果被傅知道以後,當然傅找人去跟李有成談,你要多少這個部份我要多少,你要給我,要不然我就要把它變更為公園預定地,所以這個部分是外面都已經在傳說了,後來就是變更了。

我再舉一個例子,自強夜市是花蓮滿出名,在去年的時候,縣政府一紙行政命令讓這個所有跟地主跟自強夜市所有的攤商簽約的,傅說你到什麼時候就到期,強制要遷離。自強夜市原來的地目是公園預定地,結果到11月30號就全部搬到彩虹夜市,搬到舊的車站空地那裏,不到一個月,地目變更了,變成建地。這種案子在他手上,我想我今天在這邊講,我敢講的話就是說要不然你傅縣長,你乾脆就公布出來你在你任內總共變更了多少的地目,什麼原因之下要來變更?給大家以昭公信,我想這些案子裡面很多,可以讓我們知道事實上,當他權力在走的時候,你不配合都不行。我只在這裡強烈的要求傅縣長,你說得這麼好聽,你這七年的任期之內總共變更了多少的土地,告訴所有我們全國的觀眾。

彭文正:媒體除了政經看民視以外,好像別的不太敢討論傅崐萁的事情。因為聽說他非常會告人,所以我們三個如果被告的話,搭同一部車順便去海洋公園一日遊,瑞德哥要不要加入?

炒股案對傅宛如掐在脖子上

王瑞德:我不想加入被告,但我加入評論,因為我不怕被告,我已經最近又被告了第74次,不過我要澄清就是我被告都贏,告人都贏。那麼事實上傅崐萁他自己,今天之所以能夠被稱為所謂的花蓮人,花蓮王,有他自己的一套,我們平心而論,因為從我去花蓮,我很喜歡花蓮這個地方好山好水。那麼從他當立委開始,他就不斷去爭取花蓮的很多的活動,譬如說到現在還在辦的夏戀嘉年華請來了很多大牌的藝人等等,那麼除了自己本身編列的預算之外,他懂得去運用企業家的募款、捐款等等。所以辦了很多大牌的人,花蓮人會覺得自己都可以不用來台北就可以看到大牌的演唱會,大牌的藝人,都是真得很大牌都可以在小巨蛋辦演唱會的。另外就是他非常的聰明,公立的托兒所免費、私立的托兒所一年補貼3萬,然後營養午餐、學雜費甚麼東西都免費,然後老人的健檢免費、公車免費用這種方式討好很多的花蓮縣民,站在花蓮縣民,剛黃兄已經講得很好了,其實我不太管你那個,你到底幫我蓋了多少,但是我知道對我來講,我得到了什麼,所以他這個可以解釋,為什麼他自己本身能夠在民調的部分這麼高,這是事實。

不過傅崐萁也不是無懈可擊的,現在其實掐在傅崐萁脖子上的是他當年在當立委的相關的時候的一些官司。譬如說炒股案等等,目前這些案子在高等法院跟高等法院之間來回的更審。萬一在今年的12月25號,突然之間其中一個定讞,那麼他的花蓮縣長就被拔掉了,就算他之前要誰來幫他代理也沒有用,因為中央直接指派,而且已經過了所謂的補選期,所以傅崐萁其實最怕的是12月25日因為縣長剛好過一半。

那麼事實上,除此之外我們今天打去的那一位顏新章先生,現在是花蓮的秘書長,我剛好跟他認識20多年,他其實不是消防起家,他其實是一個刑警。20幾年前,剛好我跑台北市的大同分局,他在大同分局的刑事組,那麼顏新章這個人的做人,根據我跟他那麼多年的來往,他這個人做事情是有刑警的謹慎。我舉個簡單的例子好了,台北市的大同分局刑事組跟整個分局曾經捲入一個人頭頂替案,當年流行誰開了槍以後,就有一個人交人出來,然後槍枝就出來說我幹的,然後我負刑責,那個叫人頭頂替案。當年就有一位開了槍在台北市大同區的一個角頭大哥,他們的一個喪禮的過程當中,有人開槍了,後來有人出來把槍就丟在台北市大同分局的門口,然後後來有一位最近很紅曾經當過立委的先生就帶著人出來要投案了。這件事情後來發現,他是被投案的,他不是真的凶手,他是人頭,最後大同分局從副分局長以下,高階警官一堆人全部都吃上官司,只有一個人漏掉,叫顏新章那時他是刑事組的副組長,因為他一聽覺得不對,他刻意這件事情不去碰,他立刻就去閃,就閃掉了這個官司,所以從這個地方可以看得出來這個人為人是非常得謹慎的。

去年花蓮檢察官曾經直接指揮,兵分幾路衝進去包括當時的花蓮縣消防局的林副局長,他涉及到2011年一個採購13萬個送給花蓮縣民所有縣民的一個類似我們地震的時候的緊急避難包(上面還有花蓮縣長傅崐萁的字樣),這個東西後來涉及弊案也因為這樣子,這位消防局的高官副局長被判了7年半的有期徒刑,現在官司還在打。那13萬金額其實它金額1950萬到底拿了多少錢官司慢慢打。但是當時顏新章是消防局的局長,當時消防局的局長說這件案子有上網公告,委託專家專業這個審議,一切依法行政,絕無弊端,我只是舉這件例子為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