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社長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恪遵發行人李有成先生的指示: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從田中實加到自自冉冉 PDF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六, 07 一月 2017 12:24

方圓

近來最受熱議的話題都跟「造假」有關,前有學術論文造假,後有田中實加身分造假,以及總統春聯涉及錯字爭議,當然未必能因此就說台灣是造假共和國,但卻也可以發現,台灣社會確實提供了溫床。

以田中實加為例,造假事件爆發後,社群媒體許多網友陸續指出,「她這個人怪怪的」,幾乎是只要跟她有過接觸的人都會有的印象。例如,曾經和田中實加合作過的慶修院執行長陳義正即指出,早在兩人於2012年合作時,即發現田中為人「不誠懇、不厚道、不講信用」,加上質疑她的帳目及史實上有問題,所以和她結束合作關係。其他史學界或從事文史工作的人也陸續於臉書「馬後砲」指出,在業界,田中非常知名,大家都避之唯恐不及。換言之,起疑心者眾,但出面揭穿者寡。

當然,一般人不具備史實知識,要「揭穿」田中在歷史上的含混確實有其困難。不過,替《灣生回家》審訂、專文導讀的「中央研究院台史所副所長」鍾淑敏呢?或者曾經和田中實加共同聯名發表論文的中研院台灣史研究所博士後研究員杜正宇?或者以「文史工作者」名義在江湖走跳的民間人士,他們又是如何在自己的「專業」領域上緘默的?還是其實是因為無知?但這可能嗎?

縱使不去得出,「田中實加的背後,大家都推了一把」這般的共犯幫凶論,台灣社會的鄉愿也確實十分嚇人。不僅如此,早在2013年就撰文踢爆田中實加並非日本人的日本《產經新聞》岡山支局長吉村剛史,針對近日風波即質問,何以對於一個早就被揭穿說謊的人,台灣媒體竟還被騙?這真是大哉問,媒體是真的不知情?疏於查證?還是養套殺?

再看春聯風波。即便要因人廢言,完全不考慮張大春所言,那麼詩人向陽的顏色總對了吧?東華大學華文系副教授楊翠呢?兩人均清楚地指出,問題應出在賴和基金會出版的版本,在一開始就「打字錯誤」,錯把賴和手稿的「由」看成並打成「冉」。當初編纂賴和全集的總編輯林瑞明也在沈默多日後表示,此事就是馬涼當馮京。至於其他印刷版本反而是對的。

向陽善意建議,此事難以苛責,亦無須再辯解,最好是「收回錯誤春聯,立即重印原詩兩句『自自由由幸福身,歡歡喜喜過新春』。如此才能彰顯總統府的虛心和行政效率,而為國人所信賴,萬勿以事小而不為!」但結果呢?竟傳出國家教育研究院將討論是否將「自自冉冉」列入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總統府則從一開始的「依據賴和手稿」,後拿出「賴和基金會的出版品」為證據,現變成「以賴和為靈感」,再以「文學圈對此有不同的說法」為由不予重印。問題是,果真是文學圈對如此一翻兩瞪眼的事有不同看法?還是深綠學者護航?

持平而論,總統府本是受害者,原可大方撤回重印即可,何須硬拗?從田中實加、台大論文造假、再到自自冉冉,均可照見台灣社會的病灶,問題只在於,裝睡的人什麼時候才要醒?

 

本論壇開放讀者投稿  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