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司法遇見花蓮王會轉彎 PDF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一, 15 五月 2017 07:40

傅崐萁涉及兩起轟動社會炒股案 司法重判後卻拖延不決

遭控藉勢藉端勒索財物案 檢察官竟在調職前偵結不起訴

記者劉天生/台北報導

台灣人民最大反感是台灣司法偵審時間冗長,檢調選擇性辦案、法官審判拖拉不決,檢調辦案消極被動、法官判決失控脫序,烏龍檢調、恐龍法官成為最大的民怨所在。司法改革重點速審速結才能彰顯正義,「檢調不出手,誰知弊案有沒有?法官不判決,貪瀆橫行成秘訣」;打擊貪瀆成為政府口號,司法縱容的最佳詮釋。

傅崐萁涉嫌轟動社會的兩起炒股弊案,司法重判後拖延不決。另涉理想大地控涉嫌藉勢藉端案,檢察官調職前偵結不起訴(該案花蓮高分檢已發回續查,花蓮縣政府秘書長顏新章遭檢方限制出境)。「司法碰到花蓮王會轉彎」也是他成名的濫觴。發動正義第一道防線的花蓮檢調近7年來肅貪專案幾乎乏善可陳,檢調辦案高手在花蓮簡直無用武之地。

王升格為皇 玷汙了民主政治
俗話說「債多不愁」,多起弊案纏身、司法審判久拖不決的花蓮縣長傅崐萁也是「案多不愁」?近日來送禮花蓮名產箭竹筍給北市全體議員,邀請北市里長考察花蓮等動作,他布局北市基層為競選台北市長暖身?還是「項莊舞劍」為其妻徐榛蔚謀取政治籌碼?引發外界好奇。
傅崐萁擅長製造議題、操作輿論,順我,花錢不手軟拉攏媒體。逆我,動輒花人民納稅錢,委任律師控告、強力打壓媒體(例如打壓東方報),但也因政治權謀、行事風格、施政作為、利益糾葛在花蓮毀譽參半與評價兩極,獨攬龐大的利益資源,驅使媒體成為一言堂(東方報除外),媒體幾乎報喜不報憂,花蓮縣民始終「不能獲得正確且真實的資訊」而蒙蔽視野,愚民的結果是非不分、錯誤判斷,最令花蓮縣民不解的是「為何民調,從來沒有找過我?也從未接到民調電話?」民調的真實性始終存疑,是假民調?
台灣民主政治與政黨輪替的發展讓非理性的為反對而反對形成「常態」,藍綠爭權奪利造成對抗、對立毫無交集,朝野永無寧日。民進黨政府推出「前瞻基礎建設」,國民黨政策反對立場明顯,因此藍營在立法院審查法案沒有深度論述,只有肢體強烈杯葛升高抗爭衝突,以達議事空轉目的,凸顯徐榛蔚不分區立委角色,然而向中央爭取經費卻是傅崐萁的最愛「錢多不愁」,這個「前瞻」特別預算大餅豈可放過?
果然,縣府提125案合計383億元,多數集中在道路、照明及排水改善、活動中心或部落文化聚會所興建,也有納骨牆整建、幼兒專用車採購等,其中遭到環團及外界強烈質疑、多次闖關未過的193線北段拓寬計畫經費高達177億元。洋洋灑灑琳瑯滿目「需錢孔急」。一手要錢、一手阻擋形成複雜的「政治動作」,單純的民眾看到傻眼。
「最奇怪」的是,政治選舉成為他的「神奇」。聰明絕頂的傅崐萁經營政治有如經商,經商手法營造政治氛圍,由立法委員到縣長一路走來累積政治資本,縣民盲目支持讓他政治版圖不斷擴張,夫妻擔任花蓮縣長、立法委員,「集三千寵愛於一身」,媒體馬屁「花蓮王」的稱號讓他霸氣十足,最後形成議員口中的「花蓮皇帝」,難怪民眾質疑司法豈敢動皇帝?古話說「偷鉤者賊,竊國者王」,封建社會中「王」跟「賊」基本上沒什麼兩樣,差別在於小賊與大盜,民主社會的現在,以「王」與「皇」的稱號諷古刺今,怎麼笑得起來?
(記者劉天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