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社長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恪遵發行人李有成先生的指示: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別讓臺灣成了殺童凶手的庇護所 PDF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四, 18 五月 2017 07:44

陳海天

最近連續幾件司法刑事判決很令人失望,尤其是殺童案都讓凶嫌逃過死刑,法院所持理由不是被告「有教化可能」,便是因我國須遵守聯合國「兩公約」和「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規範,對患有精神障礙者及身心障礙者不得判處死刑,儘管這些判決似都於法有據,卻讓人覺得今天的司法審判已離善良老百姓的期待愈來愈遠!

人們常說「司法是正義的最後防線」,但一而再對殺童命案被告的包容、輕判…,因此不禁要問:「司法到底是在保障加害人權益還是保護被害人法益?」「司法為何老是向尊重被告權益傾斜?」顯然司法的公正性已漸讓悠悠庶民失去信心!

光從近幾年的案例就可得到證明,例如2012年在臺南湯姆熊遊樂場發生的男童遭割喉命案,曾姓凶嫌落網後嗆「在臺灣殺1、2個人不會判死刑」,果不其然,最高法院審理維持一、二審法院見解,認為「凶嫌飽受精神疾病之苦,因身心狀況及成長環境導致犯案,其動機並非自始不可饒恕」而判曾無期徒刑定讞。

2015年在臺北市北投區某國小發生的女童遭割喉殺害案,一審時龔姓凶嫌因被鑑定罹患「思覺失調症」(前稱「精神分裂症」),判決無期徒刑,上訴高等法院後,今年5月9日二審仍維持一審判決,處無期徒刑。

而距前案不過10個月,即於去(2016)年3月,被暱稱「小燈泡」的4歲女童在臺北市內湖區慘遭王姓凶嫌斷頭殺害,「小燈泡」當時被斬首後凶嫌仍持續對其砍殺23刀,其手段之凶殘令人髮指,然此人神共憤天地難容的殺童命案於本月12日宣判時,法官卻表示凶嫌經鑑定也患有「思覺失調症」,因受「兩公約」拘束,對「精神障礙者免科處死刑」僅能處以無期徒刑,無法判處死刑。

不過,前總統馬英九翌日即透過「臉書」指出,聯合國的《公民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簡稱「公政公約」)與《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我國在2009年批准。兩公約中處理死刑的只有「公政公約」第6條。在三種情形下,可實施死刑。第1,犯情節最嚴重的罪;第2,所依法律不違反本公約及殘害人權公約;第3,非依終局判決,不得執行。除此之外,不論是人權委員會的決議或建議,或聯合國大會五次通過的暫緩執行(moratorium)決議,都不具拘束力,各國並無遵守義務。1989年的《公政公約第二任擇廢死議定書》也要加入的國家才有廢死義務,我國並未加入。兩公約本身從未廢止死刑,亦未增加執行死刑的條件。士林地方法院自稱因受兩公約限制無法判決小燈泡命案凶手死刑,「顯然有嚴重誤會」。

人民已經厭倦法院為加害人開脫的那些說詞,法官未從被害人及其家屬受到永遠之痛的角度切入,在良心的天秤上已漸失衡,而目前還有40多個早已死刑定讞的死囚,法務部也遲不執行,無疑是對「正義」造成最大的反諷!

而被判無期徒刑的殺人凶手,按現行假釋機制也未必真能將其「永遠與社會隔絕」,司法並不能排除仍有讓他們回到社會再度為害他人的可能,聰明的司法官們是否能省思除了緊抱法條之外,對被害人及家屬也多點同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