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社長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恪遵發行人李有成先生的指示: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從國家級的角度談豬哥亮逝世 PDF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五, 19 五月 2017 07:52

宋瑞文

一代秀場主持人豬哥亮病逝,做為台灣演藝圈重要人物,各界哀悼致意不在話下,文化部長鄭麗君也指示要協助治喪,藝人去世能受到國家重視,這或許象徵著藝人的職業地位得到提升,但政府若無具體指明其文化貢獻,恐怕落得「跟風」、「作秀」之譏。

豬哥亮的演藝歷程,從膾炙人口的豬哥亮歌廳秀系列,從秀場到錄影帶,從錄影帶到第四台與遊覽車播放,到復出後綜藝節目的高收視率,到拍電影創下驚人票房,其演藝生涯可說從始到終在台灣人的生活中,佔有重要的份量。

然而,豬哥亮的表演也存在著為人所詬病的一點,在於(過去)表演時常有大量的黃色笑話,許多女星的身材體格被取笑追問,被指指點點、被論斤論兩,被認為是不尊重的、缺乏性別意識的表現,但這樣的觀察只是一個面向,還有其他地方應該要考量在內。

即便是性與性別的面向上,秀場的女性常常能夠反擊或主動攻擊;或展現身體自主的一面,「我愛露腋毛」、「我有身材但不想露又怎樣」、「為何要怕小孩看到」等等,超越女性規範的一面。

又或者,男主持人(豬哥亮)等,在其他面向上,例如好賭、遭槍擊、家庭失和等,是可以被攻擊的,但同時,女性的感情心路歷程,幾乎不會被拿出來談笑,某種程度上,秀場仍然存在著一種有默契的政治正確,而且是單向的、非男性的政治正確,這是要評斷豬哥亮歌廳秀的文化意涵時,需要注意的地方。

當然,站在國家級肯定的高度,以上是遠遠不夠的,若以文化部的職責,最好在肯定豬哥亮的同時,指明其對秀場文化的貢獻,說明秀場文化的歷史與文化性的影響,比如秀場藝人,為了佔有一席之地,需要想好橋段與自己的特色,要有衝擊性(如演唱時會趴倒的李亞萍、高淩風的打火機),和電視演出的氛圍,便有不一樣的發展方向。

站在庶民文化的角度,當時秀場的地點、形式、酬勞等等,都值得紀錄;又或者成為受歡迎的錄影帶節目後,如何扶植出足以對抗(當時)傳統三台的客群與影響力,成為第四台的濫觴等等,在台灣電視發展史上,豬哥亮所在的位置,也值得觀察分析。

最後,想跟為政者提醒的一點是,以上這些工作,都應該在藝人生前便已完成,而非等到死後各界致哀,新聞熱潮一片時再來致意,反之,日本平時就會頒給傑出藝人國家級的勳章肯定,甚至將其作品收錄於教科書,如此,在其身後備其哀榮,也不顯得突兀搶鏡,而有一種從國家治理到做人處事基本的順理成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