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肇事逃逸 抓得到人嗎? PDF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日, 23 七月 2017 13:17

撰文:李殷財律師(劍無鋒律師事務所)   整理:記者阮文彬

【案例】

多年前中秋節晚上,阿源到鄰居家烤肉喝酒,喝完酒,要穿越馬路時,被一輛急駛而來的汽車撞上,阿源騰空翻了一圈後,跌落在地,肇車的汽車稍停了一下,立即離開現場,後面來車,看到躺在路上的阿源後,馬上停車並報警。警方到場後,發現阿源早已氣絕多時,警方就在現場蒐證,但現場沒有任何目擊證人,連監視器也沒有,唯一的證據,只有肇事車輛留下來的方向燈及車燈碎片,檢察官到場相驗,並開立死亡證明書後,就發函給警方,請警方認真查緝肇事逃逸車輛。隔了3個月後,檢察官再發函給警方,問到底查得怎麼樣?警方再回覆:我們已經很認真追查,但還是查不到。於是檢察官就依據警方的回函,寫了簽呈:因為警方已經認真追查過了,還是找不到肇事者,所以只能將這個案件暫時簽結,等到日後抓到肇事者再來簽分偵辦。

【解析】

這裡有個疑問?日後真的抓得到肇事者嗎?以我在地檢署看到的大部分案例,很遺憾!通常都是抓不到肇事者的。

為什麼警方抓不到肇事者?其實在花東地區的監視器並不多,就算有監視器,要沿路調閱監視器,而且要剛好拍到車牌,又要看得清楚車號,警方可能要耗費很多人力、時間,而且監視器又是一直重複錄影,只要拖個幾天,之前的影像恐怕都已經被洗掉了,況且,這種案件績效又不高,除非遇上認真的員警,否則,何必吃力不討好去偵辦這種案件。

幸好,阿源被撞死的案件,遇到的不是前面這個「中規中矩」的檢察官,而是還算正常的檢察官,檢察官到場後,叫員警載他到肇事路口前方幾公里開始慢慢開,看看沿途有沒有任何監視器?有沒有交通標誌、號誌…?檢察官看了看車燈跟方向燈碎片,告訴警方:我對車子不懂,可以麻煩你們去找車廠老闆問一問是什麼車型嗎?因為花東地區是封閉型,肇事車輛很有可能就是設籍在花東地區,再把花東地區所有這個車型的車輛一一過濾,每一輛都要親自看過。肇事逃逸的案件,其實是急件,一定要在幾天內破案,否則,時間拖的越久,錄影畫面早就沒有了,就算找到可疑的肇事車輛,恐怕也都已經修理好了,你們日後要抓人,恐怕就很困難了。我當然知道你們也很忙,這種案件績效也不高,不過,只要你們能抓到肇事者,我會報請檢察長用調度司法警察條例給你們記功。於是警方很認真的追查,先查到肇事車輛的車燈碎片是屬於較冷門的「速霸陸」,但就算是冷門車好了,這型的車在花東地區還是有將近600輛,但因為可以記功,所以,警方還是一輛一輛清查,終於在一個星期內逮到肇事者。檢察官也遵守承諾請檢察長發函警局記功。

註:要用調度司法警察條例記功,是屬於檢察長的權限,但我通常都會先報告檢察長,多年來,大部分檢察長都會准,因為人命關天,只有一位檢察長告訴我:抓人本來就是警方的份內工作,憑什麼記功嘉獎?我只能告訴他:那警方如果不認真追查,只用公文敷衍了事「查無此人」,我們也只能說這是他份內的事。只是誰來還死者跟家屬一個公道?

很遺憾!在擔任檢察官的任內,還是有多件肇事逃逸案件,無法破案,在經過這些車禍地點時,我只能告訴他們:對不起!

就算檢警真的想查,都未必能夠抓得到人了,更何況,只想敷衍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