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閒談賭債的法律效果 PDF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日, 30 七月 2017 12:52

撰文:曾泰源律師

整理:記者阮文彬

俗謂「小賭怡情,大賭傷身」,意指不眠不休沉迷賭博會傷害身體健康 又有謂「小賭怡情,大賭移性」,小小的賭局,如100、50,200、100的麻將賭博,殺時間,又可以在牌桌上聯誼感情。至於如果賭到5千、1千的金額,一次輸贏可能會是幾十萬元,恐怕就不會是怡情養性,這樣的豪賭會讓人心性萎靡甚至心神散亂。如果輸到脫褲,更會讓人意志消沉或喪志。
非但如此,到後來為了錢財,要還人家,或者是想要翻本,就去大幹一票---強盜、搶奪,最後的結果是,身繫囹圄。
關於賭博的概念,小時候在鄉下,三五好友玩玩撲克牌遊戲,賭一賭誰輸誰請客,對於這樣的娛樂,覺得蠻有趣的。
等到稍微長大後,有壓歲錢,賭個小錢,警察也不會管這種小事,朋友鄰居大家熟識,輸錢欠一下,事後都會誠信的還錢,就這種小賭,並沒有犯罪感。
這是我就讀大學法律系以前對於賭博的法律常識就是,賭錢警察會抓,欠人家賭債還是要還的。
一直到開始學習到刑法分則賭博罪時,才了解在公開場合賭錢,可能涉犯賭博罪;在賭博時,如有抽頭,該抽頭的人,同樣犯法,始驚覺少年時的好玩,都可能已逾越入方案罪的範疇,而不是娛樂性質。
然而,最驚訝的卻是,讀到債總的時候,王澤鑑教授上課時卻說「賭債是自然債務,非債」,積欠他人賭債可以不用還,顛覆了我多年的概念。
於是我很認真的聽完王教授上課時所講解的為什麼賭債不是債務,可以不必還。他提到因賭博為法令所禁止之行為(或悖於善良風俗),賭博(契約)依照民法第71條(或第72條)為無效,並不因而發生債之關係,惟如當事人基於清償賭債之目的給付賭款,賭款之清償欠缺給付目的,合致民法第179條前段之規定,受領賭款者原負有返還義務,然而,賭款之清償同時合致民法第180條第4款本文所稱之「不法原因之給付」,故受領賭款者取得拒絕返還之抗辯權。
這時才恍然大悟,原來欠人家賭債可以不必還。但是,如果還了,就不能要回來。
最近報載一則新聞,桃園趙姓男子3年多前迷上簽六合彩,先是小賭,後來愈賭愈大,輸了更想翻本,一年多下來,輸了200多萬元,先後還了100多萬,剩下的債務被黃姓組頭要求簽30萬元本票,這筆錢沒還,黃姓組頭拿本票向桃園地院聲請本票裁定後,查封趙的房子準備強制執行。
趙姓男子擔心房子不保,以這筆錢都是賭債,打官司訴請本票債權不存在及對本票裁定聲明異議。
桃園地院審理時,黃姓組頭疑擔心吃上賭博罪官司,不敢出庭,也沒提出答辯。
趙姓男子提出雙方交涉還債的錄音,其中趙說:「就是還賭債嘛,我也還了不少,剩下的可不可以緩一下」、組頭:「你輸不用付錢喔」、「賭也是你心甘情願的,對不對」等。
法官根據對話錄音,認定本票的債務是因賭博而起,賭博是違法行為,且違背公共秩序和善良風俗,衍生的債務無請求權,判決本票債權不存在、不得強制執行。
幸好這位賭徒最後有去法律諮詢,才會向法院提出賭債非債的抗辯,本票是因非法簽賭積欠債務而簽發的本票,其本票債權不存在,而保住了自己的房子。
我也曾經在1、20年前打過一件高額本票賭債的官司,對造抗辯是借款,我方主張是賭債,法官要求對造舉證交付數百萬元金錢的證據未果,而判決我方因為是賭債,不是真正債務而免還
在此值得一提者,於我國認定違法的賭博行為,然而,如果你是去澳門、拉斯維加斯賭場賭博,在該等地區的賭博行為是合乎該國家法律,不認為違法,我國法院依法仍會對在該處積欠賭債的人,判決應返還賭場欠款。因此,若在上開賭場欠下賭債,簽下本票的人,是難逃我國法律的追討,國人不得不注意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