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是誰製造「行政大逃亡」? PDF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六, 12 八月 2017 09:07

國中小新卸任校長甫交接完畢,新任校長不乏喜中帶憂者,老師不願兼任行政工作如何是好?續任校長也不遑多讓,行政沒人要接,拜託不成,只好抽籤,抽到的算倒楣,搞得老師不爽,校長也很沒尊嚴。

一位兼任兩所國小的校長,期末主持另所國小的校務會議,會中教導主任及學務組長,都表明不再兼任的意願,他們說,快要被無謂的評鑑訪視搞瘋了。這位校長倒很幽默,他說,行政用人權是新任校長的權責,他不便越殂代庖,自己的學校也自顧不暇,所以呢?爾等就自求多福吧!

蕭福松

另位50出頭就退休的國小校長感慨說,退休主要原因,是覺得當校長不再有尊榮感,老師不願擔任行政工作,則是壓垮他的最後一根稻草。他說,好不容易找到願意擔任行政職的老師,沒多久就被一大堆繁瑣,又對學生學習無實質效益的行政工作,搞得身心俱疲,他懷疑自己是否就是造成老師喪失教育熱忱的幫凶。

校長當然不是幫兇,他只是政策的執行者,關鍵在究竟是哪些聰明高人設計、製造出那麼多「有孔無榫」的教育新花樣來整老師?搞得學校像超商,無所不賣、無所不服務,老師只好以「行政大逃亡」,來表達對繁瑣行政的不滿和抗議。

老師兼辦行政工作,一來分擔學校行政業務,二來作為將來擔任校長很重要的行政歷練,老師不但樂意接受指派,也以擔任行政職為榮。只是教改以後,教育花樣變多了,老師教學要有創意,學校辦學要有特色,例行工作外,還有各種的績效評比,都讓兼辦行政的老師窮於應付,視行政為畏途。

行政若有助於學生學習,老師自甘願付出,偏現在的行政特別強調績效指標,甚麼都要KPI,辦學要有績效,比賽要有成績,學校怎麼辦?各縣市又為了應付教育部的統合視導,任何活動都要達到百分之百,學校只好跟著瞎忙。一向喜歡送縣市長星星的某雜誌,時不時來個「教育競爭力大調查」,攸關縣市長面子問題,教育局處不敢怠慢,想辦法美化數字,結果都成了「造假比賽」。重點是台灣教育有變好嗎?學生的競爭力有提升嗎?

另一端,專家學者更以優位指導角色,堂而皇之進入國小,倡議實驗教育、公辦民營、輔導策略,都嚴重干擾教學,徒增行政負擔。此外,學校還要承辦各種研習、觀摩、競賽活動,所有與學童安全、衛生有關的宣導,包括防火、防溺、反毒、反詐騙、家暴、性平等,一個都不能少。至於視導、評鑑、考核,更是年度重頭戲,不累死老師才怪。

學校本應以學生為主,以教學為重,如今反成了績效評比的競技場,各種學術理論的實驗場,都錯亂教育本質,也消磨老師的熱情。每天有寫不完的報告、做不完的評鑑,老師不願兼任行政工作的原因顯而易見,豈教育部多給幾百元加給就能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