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還不認老的社會 PDF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日, 13 八月 2017 09:07

宋瑞文

邁向高齡化社會,我們的日常生活除了偶爾聽聞的長照議題,偶爾出現在社會版面的長照悲劇,或者街上的老人似乎越來越多,似乎沒有其他的風景變化,仍然做為一個普通典型的社會運轉著。

與此同時,在經濟方面,除了長照產業,就是一般認知的照顧機構的營業問題之外,社會似乎還沒有準備好「轉向老年」,比如一般房產、公共建設的無障礙與友善設計還不普及,又或者高端的、可作為看護的機器人,在台灣也不成為話題。

撇開經濟大局不看,日常娛樂也沒有相應的變化,戲劇仍是以青春愛情為主,主角依然妙齡貌美,說的是轟轟烈烈的故事,不是夕陽西下的處境。

相反的,日本電視臺最近推出針對銀髮族的戲劇《安寧之鄉》,找來老人們年輕時熟悉的,現下跟觀眾一樣老了的巨星演出,時段也選在老人活動時的白天中午,而非早醒早睡時遇不到的晚上。

這部戲的內容,儘管也有失智、遺產、死亡等老年生活的常見題材,但老人們的主體性明確,對自我實現的執著,和一般人際關係中的異同,對於逝者與來生的哲思,甚至老少戀情的可能,和一般老年議題大於老人主角的戲劇有著根本的不同。

對台灣社會來說,從國家大計、硬體設備、娛樂文化等層面來看,似乎還沒有真正的「老化」,讓人感受到主角的存在與需要,以及「晚景淒涼」的可能性。

尤其,對婚家的依戀與錯誤的想像,亦即「白首偕老」、「養兒防老」等迷思仍是主流,亦即結婚仍有相當機率要孤老過活的社會現實仍被忽視,於是,相對、相應的生活型態或制度改革,得不到足夠的討論與注意,社會有如一艘迷航的船隻,航向不確定而有風險的未來。

相對的,日本有大學社團倡導學生和老人生活交流,媒合時強調興趣相投與經驗交換,其中真心真意,恐怕還比含飴弄孫的想望,更能撫慰長輩,或以後也會變老的每一個人。

歸根究底,認真思考老年生活,在高工時等生活各種餘裕日漸減少的現代,恐怕是無力想像的事情吧,也或許是成見裡令人缺乏期待的老年生活,教人沒有興趣開展開發吧。

如果老了,能去哪裡?能做什麼?有什麼地方等待著自己?有什麼地方歡迎自己?這些問題有些明確的答案,或者不同的可能性,不是只有照顧孫子,不是只能在養老院等待慰問,可以不要發呆,可以有點話題…。如果我們可以從這些問題開始尋找答案的話,未來,應該比較讓人安心,甚至讓人有點期待起來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