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司法不應是無牙的老虎 PDF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六, 19 八月 2017 09:00

蕭福松

職場有句潛台詞,「想做就有辦法,不想做就有藉口」,套用在司法審判上,「想判有罪,就有法律依據,不想判有罪,也自有開脫的理由」。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良心未泯」與「有教化可能」,竟成了台灣法官對重大殺人案輕判或免除死罪的慣用語,也成了人民不信任司法的最主要原因。

法官依據法律獨立審判,殆無疑義,有疑義的是,法官真能明察秋毫、分辨善惡、評斷是非嗎?更進一步說,在「人權」蔚為潮流的昨天,面對罪無可逭的殺人犯,法官會依據犯罪事實判處死刑嗎?答案顯然是否定的。在「聯合國兩公約」及「法官佛心來著」的自我框限下,判死刑遠比不判死刑還難?

固然,未必所有殺人犯都得判死刑,或有出於自衛及義憤者,都屬法理可容範圍。然對惡行重大且罪證確鑿者,法官若仍以種種似是而非的理由為其開脫,則不惟有違司法公正審判的精神,事實亦屬怠忽職守,更無異拿司法審判當其個人理念或宗教信仰的實踐,實為司法最大荒謬,亦是民眾難以認同之處。

對罪有應得的殺人犯不依法判處死刑,理由不外犯嫌「良心未泯」與「有教化可能」。這是最能兼顧人道人權,既不違背兩公約,又能避免廢死團體抗議,更可免於良心苛責最穩當的判決,只是公平正義、是非善惡、社會秩序和傳統價值,也在司法消極的不作為甚至怠慢下,一點一滴流失。

人民不信任司法,更在於法官的判決像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樣。法官見解的分歧,讓民眾在面對司法審判時福禍難料,只能聽天由命,未嘗不是司法的悲哀?司法固允許法官有不同的法律見解,但也不能背離公正審判的精神,否則法官一人一把號,各吹各的調,司法還會是司法嗎?

司法院為統一法律見解,擬推大法庭模式,但重點似不在法官對法律見解的歧異,而在法官本身的法學素養及是否了解民間疾苦。陳義過高、別具卓見或拘泥法匠思維的法律見解,只會讓人民更加不信任司法。「良心未泯」、「有教化可能」與「恐龍判決」幾無二致,同樣都是歧異法律見解下的產物,則人民的權益保障何在?

法律本意在懲凶治頑,保護好人、懲治壞人、建立社會規範,如今反其道而行,好人未受保障,壞人反而處處有人幫其脫罪,寧非怪事?法官職司審判,應扮演鐵面無私的黑臉,而不是菩薩心腸的神佛,更不是無牙的老虎。

法官審判容或有個人的堅持,但仍需衡酌,自以為客觀公平的判決,是否就是正義的伸張?抑或是錯亂是非善惡價值的幫凶?所謂心中那把尺,究是直尺還是曲尺?雖然法官不是神,不能代替上帝決定人的生死,但國家既賦予審判之權,就應秉持良知依法審判,尤其不能輕忽任一判決,都攸關世道倫常的維繫及是非善惡價值的確定,豈能不慎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