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占用道路擺攤 只能罰錢而已嗎?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27 八月 2017 08:43

撰文:李殷財律師(劍無鋒律師事務所)

整理:記者阮文彬

案例:

阿豪在交岔路的轉角開了一家水果店,因為店門口的車流量很大,所以,水果店的生意很好,但是店面太小了,阿豪為了多放一些水果來吸引路人,就將水果攤連同遮陽傘一起擺在馬路上,這樣一來,果然吸引了更多人前來購買,店裡的營業額增加不少,但因為水果店佔用道路,而且顧客的車輛又違規停在馬路上,店門口前面經常塞車,有時候根本就動彈不得,車輛不得已只好跨越雙黃線,才能前進,險象環生,派出所的員警先是好意勸導,阿豪一開始還會演個戲,在警察面前假裝搬走攤車,等到警察一離開,就馬上將攤車擺回去,久而久之,警察也只好開單告發,沒想到,阿豪被開單後,更加肆無忌憚了,就直接對警察嗆聲:「反正這些罰單也沒有多少錢,我還不看在眼裡,就當作是在繳租金,這比我的店租不知道便宜多少,來!來!來!盡量開,不用客氣!」後來轄區的員警在巡邏經過時,就會開單告發,並拍照存證,經過一年後,阿豪大約被開了4、50張罰單,不只沒有收斂的意思,反而向外擴大地盤,警方只好檢附相片、罰單將阿豪以竊佔罪移送地檢署偵辦。阿豪會構成竊佔罪嗎?

解析:

其實佔用道路擺攤的案例很常見,但並不是大家一起佔用,就不會違法。只是一般佔用道路擺攤的案件,警察或檢察官不會一開始就用「大砲打小鳥」(殺雞不需要用到牛刀),只要開罰單能夠讓他收攤,根本不會直接用竊佔罪來辦他。除非真的是長期的佔用,開單告發又沒有效果的情況之下,警方才會移送竊佔罪。

阿豪已經連續佔用一年多,而且一年多來又被開單4、50張罰單,顯然阿豪的竊佔行為是很明確的,所以,後來檢察官就以竊佔罪起訴,法官也認為構成竊佔罪判刑6個月。阿豪被判刑後,就立刻提起上訴,並且在法庭上聲淚俱下告訴法官:「大人啊!我自從被地院判刑後,我就非常後悔,馬上把我佔用的攤車都收回店裡,你看我還有拍照為證,我以後絕對不敢再犯了,一審判我6個月真的太重了,拜託法官能夠判輕一點,給我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

檢察官問阿豪:「你手上的相片是什麼時候拍的?」

阿豪說:「上個月被判刑,我立刻搬走攤車後,就拍了。」

檢察官:「那我手中剛好也有相片,不過相片比你的新一點,剛好是上個星期,我請警方去拍的,怎麼攤車又自己跑到馬路上了?」

法官笑著告訴阿豪:「上訴是你的權利,不過,一審法官判你6個月是可以易科罰金的,不用進去關的。當然這個案件檢察官是沒有上訴,依照『不利益變更禁止原則』,通常是不可能判更重,不過,如果我發現一審的判決適用法條不當的話,那就有可能判7個月以上,7個月以上就是要進去關的。就算沒有適用法條錯誤,你現在還繼續佔用,是不是會構成另外的竊佔行為,如果你還要繼續佔用的話,你也要想想看檢察官會不會再起訴你一條竊佔罪!」

阿豪:「報告法官,我不要上訴,我撤回上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