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文言文之爭可休矣 PDF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二, 29 八月 2017 07:35

方圓

最近國文課綱的文言文、白話文比率爭議又起,鬧得沸沸洋洋,各說各話;並且毫不意外的,總是涉及統獨之爭。在意識形態先行之下,語文教育的重點為何?甚至更為重要的,教育應該要替孩子準備哪些未來的競爭力?完全不在討論的重點範疇內,令人唏噓。

目前部分課審會委員及學生代表只不過提案,希望能將普通高中的國文文言文比例從現行的45%到55%,調整為以30%為上限,就遭到部分人士抨擊,批評說會影響學子的語文能力。這不禁令人疑惑,學習文言文果真能增加我們的語文能力嗎?如果真能,那麼以後大家學英文是不是也應該去學古英文才對?但那真的對溝通有幫助嗎?

今天主張刪減文言文比例的一方,並不是主張要將文言文刪減至0,而是希望減少到3成,這樣仍要陷入意識形態之爭,台灣的未來堪憂。

誠如國立中正大學台灣文學與創意應用研究所長江寶釵所說的,「全世界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會以不在日常生活中使用的語言做為國語文選材的核心,因為國語文教育的首要目的,是要教導孩子人我溝通、回應生活問題等思維、言說與書寫的能力。」或如詩人向陽(本名林淇瀁)所言,「國文教學的重點,是要讓學生會寫自傳、一封求職信,和朋友在網路溝通時,能寫出一篇很有邏輯的短文,這才是國文課該教的。」

我國國文課程最為人所詬病的,向來就是偏重背誦與記憶,並且因為不重視邏輯、思維能力的養成,導致學生在作文上遇到難題,最後使應該要能展現出論述能力的作文,成了另一個「背範本」的八股考場,學子連用500字寫清楚自己的意見或主張都有困難,這樣的教學方向難道不應該修正?

更不要提,當前教育所遇到的最大難題,應該是目前所教的大部分技能與學識,在可見的未來應該都已經不適用了,因為世界變得太快,目前的知識勢必無法為活在未來的下一代儲備足夠、可用的技能。

根據OECD(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的研究報告,「現在讀小學的兒童,長大後有65%的工作現在並不存在,而另外有25%的工作機會之中,一半會被自動化或者機械化所取代。」

未來會是什麼模樣?未來的工作又會是怎樣?我們當前無法預測的,當然現在也難以規劃。但是,對於可以預見得到的轉變,現在不加以因應的,無疑是傻子。以餐飲業來說,無人點餐餐廳已經愈來愈多,傳統的餐飲服務學程如果不轉型,恐怕將教出一群畢業即失業的學生。同樣地,執著於大量地去教導下一代已經不使用的語文,究竟是否合宜?也有待商榷。

文言文的美好,大可以留給有興趣的學子去選修、專研,一般學子僅需有粗淺的了解、認識即可。畢竟,真正的教學,應該是面向未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