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醫師的注意義務 兼論「手術、麻醉同意書」是否限於書面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二, 05 九月 2017 08:09

撰文/湯文章(花蓮地方法院民庭庭長)

整理/記者阮文彬

案例:

小蘭罹患胃食道逆流,極為嚴重,醫師建議施行胃摺疊術手術,但因小蘭另罹患胰臟腫瘤,為良性腫瘤,醫師建議一併切除,以絕後患,經醫師多方勸說,表示不會有後遺症,小蘭勉強表示同意。手術當日,護士拿給小蘭簽的「手術同意書」上僅記載「胃食道逆流、胃賁門摺疊成形術」,麻醉同意書亦僅記載「腹腔鏡胃摺疊術」,並未記載要施行胰臟腫瘤部分切除術。但手術後,小蘭因發生嚴重腸沾連的後遺症,心生不滿,乃起訴主張醫師未經取得其同意擅自將其良性胰臟腫瘤切除,且手術過程中未置放防沾連膜,致其術後發生嚴重腸沾黏的後遺症,向醫師及醫院請求損害賠償。有無理由?

解析:

本案主要討論二個問題。首先,醫師的告知義務都是以「手術同意書」及「麻醉同意書」為之,但若該等文書未記載,是否就表示未告知?其次,這類手術,醫師的注意義務,要到什麼程度?

醫療法第63條第1項規定:醫療機構實施手術,應向病人或其法定代理人、配偶、親屬或關係人說明手術原因、手術成功率或可能發生之併發症及危險,並經其同意,簽具手術同意書及麻醉同意書,始得為之。但情況緊急者,不在此限。

另醫療法第81條規定:醫療機構診治病人時,應向病人或其法定代理人、配偶、親屬或關係人告知其病情、治療方針、處置、用藥、預後情形及可能之不良反應。再醫師法第12之1條規定:醫師診治病人時,應向病人或其家屬告知其病情、治療方針、處置、用藥、預後情形及可能之不良反應。由上開規定可知,除醫院實施「手術」,須以書面徵得同意方式為之,關於告知義務之履行,解釋上以口頭或書面為之均無不可。

換言之,「手術同意書」及「麻醉同意書」這類文書記載,只是一種證據的表現方式,然這類書面沒有記載,還是可以拿其他證據來證明醫師於手術前曾進行告知義務。例如在病歷上有作記載,或醫院「開刀房排程系統」之歷史排程電腦有過紀錄,都可以拿來證明有進行過告知。但這些資料都是屬於醫院內部的資料,發生糾紛時病人難免會爭執這些資料的真實性,所以最妥當的證明方法還是「手術同意書」及「麻醉同意書」這類文書,因此,醫院(包括醫師、護士或其他人員)在交付該類文書給病患或家屬簽名,務必要多加注意。

至於醫師的告知義務要到什麼程度?是個非常複雜的問題。醫師的告知義務是為了強化醫療機構服務品質,尊重病人知的權利,使病患得以知悉侵入性醫療行為之危險性,再由病患本於「自己責任」原理,決定是否接受手術,以減少醫療糾紛。惟醫師之危險說明義務內容及範圍,應視一般成年理性之病患所重視之醫療資料加以說明,其具體內容包括各種診療之適應症、必要性、方式、範圍、預估成功率、可能副作用和發生機率、對副作用可能之處理方式和其危險、其他替代可能的治療方式和其危險及預後狀況、藥物或儀器的危險性與副作用等。目前各醫院對於醫師進行各種手術,大都已經印製好上述告知事項的內容,醫師也都會口頭說明,所以要告醫師未盡告知義務,因難以舉證,勝訴的可能性不高。

另外,醫師的說明義務,應限於醫師所能預見者,始有可能為之,並非漫無邊際或毫無限制。若病情變化之機率極微,且其發生為醫學上難以預見者,即所謂「醫療不幸」或「醫療意外」事件,醫師並不負說明義務。就醫學觀點而論,腹部手術所造成之腸沾連,為腹部手術後「無法避免」之併發症,亦為造成腸阻塞最常見原因之一,惟腸沾連之程度是否會造成病人有腸阻塞症狀之機率,係屬「無可預測」。既然無法預測,醫師就不負告知義務。換言之,醫師只要進行手術過程中,有置放防沾連膜即符合醫療常規而可免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