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年改延退效應的影響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六, 09 九月 2017 08:51

蕭福松

立法院三讀通過退休公教人員年金改革方案,將在明(107)年7月1日起開始實施。對退休公教人員來說,一生的努力付出,與投入公教行列所預期的生活保障,瞬間全成了泡影,不僅生活立即面臨質變,更憂心老來會否淪為新貧、下流老人?很多人憤懣不平,只好和小英總統「如影隨形」。

全世界很多國家都在做年金改革,然攸關國家財政及未來長遠發展的重大改革,不能僅從省錢角度看,必須考量可能造成的影響,才不會落得只見樹不見林、瞻前不顧後的窘境,倉促完成的年改正面臨這樣一個情況。

很多年逾55歲的公教人員原本申請退休,一看到年改砍得那麼兇,紛紛撤單,畢竟上有父母,下有妻小,還有房貸車貸,沒人敢拿一家人的幸福當賭注,只好「以拖待變」。延退的結果,就是無奈、勉強、心不甘情不願地繼續為五斗米折腰,更麻煩的是老人不退,新人進不來,全都卡死了。其影響之鉅,恐不是當初只為幫國庫省錢或標榜「轉型正義」,能預想得到的。

今年國中小學有超過400名候用校長派不出去,原因是沒有缺額,沒出缺的原因,是能退想退的不敢退,造成校長分發大塞車。公務人員情況也差不多,一位薦任職主管說,要等他簡任職主管退休,他才有機會升遷,但年改後,大家都不退了,如果他肖想那個位子,必須等個10年以上,還不保證一定能如願。

年改效應就像電影「明天過後」一樣,異常氣後凍結了地球,年改則是凍結了所有政府機關學校的人力活水,全成了一灘死水。老的無法退、不敢退,新血進不來,不但阻滯人事的新陳代謝,造成機關老化,也讓青年失業問題更加雪上加霜,粗估公教人才斷層最起碼10年以上,將是最大的人力資源浪費。

現職因個人心理及健康因素,或基於生涯規劃,想退卻不敢退的人,在勉強留下來的情況下,其心境自如坐困愁城,對工作還會有熱情、熱忱嗎?會表現效率、效能嗎?「坐等退休」的心態一旦形成,國家將更無競爭力可言。再者,5、60歲已屬爺爺、奶奶級的老老師,還有精神體力陪小朋友玩嗎?家長願意嗎?

退休制度原是政府為吸引人才投入公教所做的承諾,給予生活保障,也提供老來生活無虞的保證,現在一夕之間全沒了。對已退休公教人員來說,是政府毀約背信、不誠無信,「繳多、領少、延退」,則是對現職人員另一種苛扣。

年改搞得已退、待退、想退及現職人員,個個人心惶惶,對這個政府會有信心嗎?還會奉公守法、努力犧牲奉獻嗎?恐怕不然。

中興以人才之本,人才沒有流動,沒有注入心血,勢無生機活力可言。年改從節省國家財政及平衡社會財富的立場出發,正義說得義正詞嚴,卻忽略人力資源老化、停滯、怠惰的嚴重性,因小失大,都凸顯年改的失焦、失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