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翁山蘇姬光環破滅 PDF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三, 13 九月 2017 08:12

方圓

緬甸羅興亞人遭到迫害一事越演越烈,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胡笙(Zeid Ra’ad al-Hussein)11日指出,「緬甸當局對待羅興亞穆斯林的方式,顯然是『種族清洗的絕佳範例』」。翁山蘇姬神話正式宣告破滅,數十萬人上網連署請願,呼籲諾貝爾委員會撤回翁山蘇姬曾獲得的和平獎。

緬甸境內佛教徒與羅興亞穆斯林間的衝突由來已久,可謂歷史沉痾。本來大家都寄望翁山蘇姬掌權後,情況或能稍解、甚至徹底解決,怎麼知道卻是越來越嚴重,到了近乎種族清洗的地步。據《路透社》報導,胡笙在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發表演說時指出,「他們收到了緬甸軍方和當地武裝份子燒毀羅興亞村落的大量報告和衛星影像,而一些相符的供詞亦指向法外處決(Extrajudicial killings),像是朝逃走中的平民開槍等。」直言之,情況已到了不容忽視的緊急地步。

進一步,根據聯合國難民署的數據,在過去2星期緬甸至少有27萬名羅興亞人逃往鄰國孟加拉,佔居住在緬甸羅興亞人總數約3成。情況失控,引發亞洲多國包括孟加拉、印尼、馬來西亞、菲律賓、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及日本等民眾示威,抗議緬甸迫害羅興亞人。

翁山蘇姬的父親翁山將軍領導緬甸脫離英國殖民統治獨立,而被尊稱為緬甸國父。1990年翁山蘇姬帶領全國民主聯盟贏得大選勝利,但選舉結果被軍政府作廢,其後21年間她被斷斷續續軟禁於其寓所中長達15年,受各界人士與國際特赦組織持續援助,直到2010年11月13日緬甸大選後終於獲釋,現任國務資政和緬甸外交部部長,被外界視為相當於緬甸總理,即為實際的領導人。

多年來,翁山蘇姬一直是和平抗議人士的典範,堅持以非暴力手段推動緬甸的民主運動,但如今完美形象卻徹底崩壞。最近筆者與多名NGO朋友談起,回想到當年曾為翁山蘇姬辦過多場聲援活動,都覺感慨。曾經的民主鬥士,如今卻如酸敗的政客。當年大家基於捍衛人權為她奔走,哪裡知道放出來的,會是一個對於違反人道罪行緘默的政客?翁山蘇姬或許真的無法控制軍隊,但身為實質領導人卻束手旁觀又是另一件事。

《華盛頓郵報》甚至在社論挖苦:「她可能會想重讀她的諾貝爾獎致詞」,因為當年翁山蘇姬曾提到要,「創造一個沒有人流離失所、無家可歸、陷於絕望的世界...每個角落都是真正庇護所的世界,人們將有自由和能力活在和平中...」,但這卻不是今日緬甸羅興亞人所處的世界。

翁山蘇姬或許不是第一個掌權後徹底崩毀的政治人物,也當然不會是最後一個。只是,從民主鬥士、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一變而為違反人道罪的同路人,落差也確實太大了,很難不讓人對政治人物失去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