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誰讓無知的羔羊迷途了? PDF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六, 16 九月 2017 12:57

蕭福松

羔羊會迷途,一是母羊沒照顧好,一是牧羊人失察,讓羔羊走失,再者,豺狼的伺機獵捕,也讓羔羊無時不處於危險之地。近年少年詐欺犯逐年增加,正如羔羊迷途一般,大家都有責任。

台中地院統計,民國103年少年詐欺犯有335人,104年增至437人,去年又成長到478人,這個數字尚只是已查獲判刑者,其他刻正進行詐欺犯罪,及預備投入者更不知凡幾?青少年受暴利引誘加入詐騙集團,表面看,是個人犯罪行為,放大來看,則是新世代普遍存在著好逸惡勞、不想念書、不思上進、投機取巧的僥倖心理,是一世代競爭力的弱化。

青少年會淪為詐騙集團的車手、代罪羔羊甚至替死鬼,很大原因是家庭功能不彰、學校教育失能,及社會傳遞的錯誤價值觀所致。淪為車手者,頗多是家境貧困的中輟學生,有的受同儕影響、呼朋引伴加入;有的想打工賺錢、誤上賊船;有的則打從心裡就想輕鬆賺錢,好吃喝玩樂。動機雖不盡相同,但結果都為詐騙集團所吸收利用。

青少年變成詐騙集團的犯罪工具,賺的是詐騙所得的分紅,騙的是篤實老人的退休金、保命錢,賠上的卻是自己寶貴的一生,但這些深層問題,涉世未深的青少年並無法理解,也不會去思考。為人父母及身為教師者,都有責任與義務,給予適當的管教與提醒,只不過,現在的父母若不是寵溺過頭便是疏於管教,教師則礙於「尊重學生的自主權」,也只能睜隻眼閉隻眼,都讓學生偏差的行為和價值觀,無法獲得及時的匡正、糾正和引導。

詐騙車手中,中輟生比例不少,在強調資優智能發展的教育現場,家境貧困與學習成效相對弱勢的學生,不甘被漠視冷落,只好以另種方式回應,也證明自己的能耐。加入黑幫或當車手,便是一種廉價的選擇,只是腳一踏入,家庭及社會便等著付出更大的代價。

犯罪行為從來不會在人類社會中消失,犯罪者也不會承認自己幹的是傷天害理之事,對存心想犯罪的人來說,法律似有若無,亦不知良心道德為何?就犯罪理論來說,結構性的犯罪很難「中途歇業」,犯罪手法與詐騙手段則不斷推陳出新,對「新血」的招募也永遠不會停止,這是黑道犯罪最可怕的「世代交替」,無知羔羊往往成為被攫獵的目標。而五光十色的影視傳媒,充滿虛幻情趣的手機電玩,則有如無形陷阱,輕易誘使自制力、判斷力俱不足的青少年沉迷,都成了助長無知羔羊淪為犯罪工具的幫凶。

少年詐欺犯增加,是令人憂心的社會現象,就算法律處以重罰,連帶要其父母負民事責任,也無法改變犯罪的事實,更難扭轉已走調的人生。希望孩子長大後,不要成為無知的羔羊不會迷途、父母不用操心、社會不必付出代價,從小教養良好德行,建立正確價值觀念,是很重要的基礎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