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遠來的和尚會念經?(下) PDF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24 九月 2017 12:21

撰文:曾泰源律師  整理:記者阮文彬

在大約10年前承接一件台東公務員因工程驗收被判決偽造公文書的上訴二審案件,我是受主任秘書委任,承辦人是選任台北至為有名的大律師辯護,最初均被駁回,後來上訴三審都發回更審,在更一審中雖有減刑,但台北大律師的被告被判決緩刑,我的當事人則否。

因此,我方上訴,承辦人則因獲得緩刑,而未上訴。剩我單打獨鬥,再提上訴三審,並獲發回更審,再經二審法官深入卷證,被告詳與答辯,終查得最有利被告的證據,判決無罪。這也是我常說的話,被告的生死操之於法官,律師的辯護法官倘不採,再有理的陳述也枉然。再大牌律師也無奈。

話又說到,我去年承辦一件幫助運輸毒品一審有罪的案件,該案在一審中,我從證據上、法理論述上,所提出被告有利的理由,均不為法院採擷,被告仍遭重判。被告父親在判決後,親自到所,語意不滿,話中帶有責怪之意。但卻又說出,他有去打聽我是檢察官出身精於刑事案件,怎會沒辦法為他兒子辯護到無罪呢?

雖然我極力解釋,非戰之罪,是因法官不採有利的證據與我辯護的法理,上訴高分院仍有無罪的空間,但宜再加強其子不構成幫助犯的證據與理由。最後還是看到被告父親有點不滿意的心情離開事務所。

等到案件移送至高分院,第一次準備程序開庭時才發現,原來被告庭前都沒來研商案情,是已北上找了律師。雖然,心中有點鬱卒,但心想在原審未能獲得無罪判決,被告到外地找和尚來唸經,本屬正常心理,當時同理一下,心就放下了。

庭前被告不來協商,當然只能臨陣與遠來的律師商討辯護方向,我告知承審法官是勇於判決無罪的人,只要理由足夠,本件會有機會獲判無罪,他聽後深感放心。在互換辯護方向時,得知道長的主張,大概與我在上訴時,向被告父親解釋的內容相仿,因此,共同辯護並不衝突。

在開庭中,照既定程序與聲請傳訊證人的方向前進。承蒙法官恩准,傳訊一審未經訊問的證人。

最後在一番交互詰問與兩位律師的辯護後,我從另一個角度補充,為何被告應受無罪判決的論述,所陳述的內容或有打動被告父親的心,退庭時,他很高興的向我說到:「辯得很精采」。我冷冷地回以,雖然如此,無罪與否,並沒有把握。

很幸運地,最後法院撤銷有罪判決,改判被告無罪,接到判決書看了無罪理由,有者採了我一審的辯護意見,觀諸於理由論述,並不執著於法律條文的解釋,令人欽佩。而心中也非常為被告高興,至為感恩法院合議庭的慈悲。

該件無罪判決後,終於得到被告親自來電道謝,之前的不愉悅感覺全消。最後文末補充個人心中的感想──不必然是在地律師能力差,只有外來的和尚(律師)才會唸好經;官司輸贏固然操諸於法官。但是,最後判決結果,還是要看證據如何?與終審最高法院的最後認定才是,何須外求?(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