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一件風塵僕僕的白袍 談在宅醫療 (上)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四, 28 九月 2017 08:22

衛生福利部花蓮醫院家庭醫學科 醫師蔡尚儒提供 整理:記者江思婷

余伯伯,88歲男性,未婚與同居人居住於花蓮臨海的榮光社區。老舊的房舍緊鄰著台灣最美麗的海灣形成強烈的對比,有種離群索居的美感。門前的小巷只能讓腳踏車和機車通過,需要穿過對面一排的房舍才能到達計程車可以進出的一條小路。

一年前第一次在門診接觸到她的同居人(以下稱為潘婆婆),搬出她那些已經不知道是重複過第幾次的台詞,努力地告訴我們因為出門是如何不方便所以她要代替余伯伯來拿藥,儘管常常被質疑,也知道這樣不符合健保的規定,但是只要能夠減少一次往返的不方便和辛苦,一切都是值得的。很高興她走進的是我的診間,適逢在宅醫療的推動還在初期試辦階段,我們提供了到家裡去看余伯伯這個不一樣的選擇。

潘婆婆年輕的時候在他們現在的住所開雜貨店,余伯伯外省軍人退伍操著濃濃的外省鄉音,曾經中風的他右側肢體無力,加上長期巴金森氏症的影響,雖然勉強可以站立和小碎步走動,但距離很短且容易跌倒。

余伯伯一開始看到我們來顯得有點不自在,但在一點一滴慢慢聊開以後,余伯伯開始向我們表達他覺得生命無意義,擔心潘婆婆照顧這樣行動不便的他太過辛苦,總是憂鬱的希望早點走到盡頭。其實潘婆婆自己的血壓也因為晚上睡眠中斷高得嚇人(余伯伯攝護腺的問題導致晚上頻尿,醒來自己上廁所容易跌倒,潘婆婆因為擔心常常睡不好,雖然覺得疲憊,但從來沒有在照護上有過一絲抱怨),於是我們也開始幫潘婆婆安排門診和藥物。

余伯伯向我提出了第一個願望,他想要器官捐贈,希望我們能幫他安排好,我們在一次訪視中帶上了我們的社工主任,完成了健保卡的註記,藉機也和他榮服處的輔導員搭上了線,成功的幫他申請了一台輪椅。

雖然潘婆婆因為力氣不夠,無法將余伯伯推上海邊的堤防看海,但是多了輪椅幫忙,他可以更輕鬆地在家門口曬曬太陽看看他們餵養的那些慵懶的貓咪。

日本在宅醫療的發展過程

(節錄自:《在宅醫療:從cure到care》一書,余尚儒著,天下文化出版)

家裡的瓦斯沒了,一通電話,瓦斯行就送到厝裡。家裡的馬桶壞了,自來水馬達壞掉,一通電話,水電工就上門。可是家裡有老人家生病,身體不舒服,出不了門,該怎麼辦?家裡有癌症末期的人發生狀況,就是一通電話,叫119嗎?

老一輩的人常說「請先生來往診」。「往診」就是醫師會到家裡看病,但現在台灣社會,幾乎看不到這樣的景象了。早年因為醫師少、看病貴,不少人把小病拖成大病,非到真正嚴重到快不行了,才拜託先生來厝裡。因此,早期的往診,以急症較多。現在已經是慢性病的時代,醫師到家裡看病的內容,和過去應該有所不同了。

明年(2018)台灣即將進入高齡社會,65歲以上老人比率超過14%。再過10年就邁入超高齡社會,和現在的日本一樣,老人比率超過20%,換言之,5人有一人超過65歲。年紀大了,出門看病總有不便,是不是有更好的支援辦法呢?

醫師到家裡看病在日本稱為「在宅醫療」,在台灣有人稱為「居家醫療」。

不過兩者還是有一段不小的差距。對日本人來說在宅醫療是一種較前衛新穎的醫療概念,定義是,支援在家生活的醫療或健康照護手段。在日本不管是不是罹癌病人、是不是末期重症,只要有失能、失智或就醫不便的老人,甚至小孩,都可以接受「在宅醫療」。在宅醫療的各種服務,涵蓋醫療與長照體系、服務的給付和方法的推廣,並有財源來自醫療保險、長照保險以及地方政府或民間財團的資助。2012年日本國家政策確立推動社區整體照顧後,在宅醫療成為「社區整體照顧」成功推動的必要條件之一,在宅醫療不僅是概念,也是政策目標。

「居家醫療」在台灣仍是一個嶄新且有些陌生的詞彙,來自2015年全民健保推出以基層診所為主的一項試辦計畫─「居家醫療照護整合試辦計畫」。2016年升格為「居家醫療照護整合計畫」,擴大為醫院也可參與,但需要組成團隊,同時服務對象也刪除身分限制。然而,這仍只是一種健保給付的計畫而已,並未成為政府的政策目標。1995年全民健保開辦之初,已經有給付護理師到家(包含機構)更換管路為目的的「居家照護」,也是屬於「居家醫療照護整合計畫」的一部分。相對於日本行之多年的在宅醫療,台灣的居家醫療尚有很長的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