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政治是翻手覆雲的遊戲? PDF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02 十月 2017 08:21

蕭福松

嘉義縣長張花冠和立委陳明文的「摟肩風坡」愈演愈烈,從性騷擾到恐嚇,從洩漏工程底價到誰來接班。昔日的政治盟友,如今反目成仇,相互放話、互揭瘡疤,媒體等著爆料,民眾等著看熱鬧,說到底,都是為了政治。

高雄市立委管碧玲出席輕軌啟用活動,座位被規劃在第3排,另位立委劉世芳,則安排在陳菊市長旁邊。同是民進黨籍立委,也是明年高雄市長選舉的競爭對手,自不希望在公眾場合被冷落、被差別對待,憤而離去,也是因為政治。

「中國新歌聲」選秀活動在台大校園舉辦,台獨人士前往撒冥紙鬧場,迫使活動中止,繼而爆發統獨兩派對幹的流血衝突,衍生警方大動作臨檢夜店,被暗指是政治追殺黑幫,所有矛頭也都指向台北市長柯文哲。立委段宜康批評他是在幫中國包裝是細菌,民進黨人士也給他紅帽戴,暗示他是中共同路人。

甫成功舉辦完世大運,獲得高民調的柯文哲,一夕之間彷彿成了人人喊打的落水狗,講白了也是因為政治。對民進黨而言,柯文哲似敵似友,但他的游離態度,也讓民進黨很不爽。如果禮讓他連任台北市長,必然剝奪黨內同志的參選機會;如果不禮讓,很可能兩敗俱傷,更可能刺激柯文哲轉而挑戰2020總統大位,怎麼處理他,確是個棘手的問題。

但政治的奧妙之處,就在它能權謀機巧、翻手覆雲。撤換警察局長邱豐光,不管是警告還是下馬威,都是政治出手,「中國新歌聲」事件,更是最好運用的攻擊點,目的就是要給柯文哲難看,貶低他的聲望人氣。

「政治」一詞,國父孫中山先生講得最高尚,政治是管理眾人之事;前立委朱高正則講得最直白,政治就是高明的騙術,以台灣的政治生態來說,其實更接近川劇的「變臉」。任何人只要沾上政治,通過選舉的洗禮,從此就能鹹魚翻生,阿貓阿狗也能修成正果。在身分地位水漲船高同時,眼界野心也跟著變大,「捨我其誰」的偉大使命感,都驅策政治人物必須不斷地興風作浪、製造是非,才能延續政治生命。

不否認,初始投入政治的人,大多懷抱理想,想為民服務,想造福鄉梓,只是一旦掌握了權力,便很難去控制內在的強烈企圖心和權力慾望,而權力又像春藥,驅使人不斷地競逐攀高,為達目的自然就不擇手段了。形容政治是個大染缸、是條不歸路都沒錯,問題是置身權力角逐競技場的政治人物,哪還記得理想初衷?雖誇稱是為人民服務,其實更像是被權力遊戲制約的政治動物。

明年9合1選舉,後年總統大選,必然又為內部燥熱得像條紅番薯的台灣社會添柴加火。只是歷經3次政黨輪替,台灣政治並沒有變得更效能進步,政治人物的私心作祟、剛愎自用確為主因。想讓台灣擺脫亞洲4小龍之末的窘境,還是多拚經濟,少拚政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