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為什麼殺人未遂變傷害罪(上)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02 十月 2017 08:31

撰文:曾泰源律師

整理:記者/阮文彬

報載台語有句俗諺「一審重判,二審減半,三審豬腳麵線」,意指在有力人士涉案,法庭一審時,法官大多公正,並給予重判,但到二審,法官就減了一半刑責;三審過後,風頭過了無罪釋放,只消吃吃豬腳麵線,去去霉氣。
司法實務上,昔日司法界人士指出,二審是買通法官的主戰場,在三審制度下,地方法院法官判完後可上訴二審,有心人自然不用在一審花錢。
至於,最高法院第三審是法律審,只要二審判決被認為適用法條沒錯,三審會再就事實面問題翻案,因此,「投資」二審確是關鍵;且三審很少自為判決,欲將案子定讞,多半是駁回上訴,也就是認可二審的判決。
近年法院越判越輕的案例屢見不鮮,如虐死男童王X的男子劉o,到二審即逃過死刑;以SM、3P等手法虐死前女友的富家子宋o,一審被依殺人罪判處無期徒刑,二審卻以宋o曾打119求助為由,認定他無殺人犯意,改依傷害致死罪判15年半,最高法院駁回上訴定讞。不也難怪有「一審重判,二審減半」的俗諺,顯示民眾對司法的質疑,始終不消。以上內容係引自2017-04-12自由時報記者黃欣柏的台北報導。
但是,實際上,上開案例的被告,未必是有力人士。況且,一般司法實務,是否一審重判,二審減半,即是法官受到壓力、關說使然。依據個人執業律師辦過許多案件的經驗,其實並不然。
案件會改判,常常是因為一審法官的認定事實有誤,適用法條、法理不當,甚者,科刑的刑度輕重失衡,方才有為二審加以改判的機會。至於,二審判決因判決違背法令,而被最高法院發回更審,亦不鮮見,未必是關說而來。
最受詬病的刑度變更,總在每位法官認事用法,事關裁判人是否富慈悲心或是嫉惡如仇型,而有極大的科刑差異。刑期變更,除非法官真有收賄舞弊,那就另當別論。因此,個人以為,上開台語俗諺,有時對於公正不阿的法官,頗不公平。
管見以為,法官審判被告的犯案過程、手段與心理因素,以及證據的認定,也只有親自審判的法官,在斟酌證據與全辯論意旨下,才能做出較合於可觀符合犯罪情節的認定,最後在適用法律,依據刑法第57條的十款科刑標準,做出正確罪刑的主文,公諸於世。
因此,法院判決撇開恐龍法官或操守不佳者,出現違乎常情、常理外的判決,否則,改判、輕判必有其一番根據,未必然是法官有何可質疑處。最近筆者承接一件,一審被告甲被判持刀砍人頭部一刀成傷,被認定往人頭部揮砍,至少具有不確定殺人故意,判處5年6月有期徒刑的案件。甫接案看判決書時,心想甲都持刀對被害人乙頭部由上往下砍,致縫了10針,被認定殺人未遂,無可厚非,恐難翻案。
然而,甲在委辦時堅決表示,一審認定的事實錯誤,其係持刀往被害人頭部平推,且因見濺血,頓時覺得驚恐,身子立即往後退,而無再揮砍之意。我半信半疑接案,詳細閱卷後發現,被告所言不虛,心想應有辯護成傷害罪的空間。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