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藝術特區] 沈廷憲談林中信的畫 PDF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02 十月 2017 08:37

隱居花蓮的油畫大師──林中信,各位朋友是否還記得6年前在台南鹿耳門有一間廟的赤腳西洋門神要鞋子的故事?這個荷蘭門神的作者就是林中信在1991年所繪製,包含整個建築規劃也是他一個人包辦。

1988年畢業於文化大學美術系西畫組的林中信,師承台南名師董日福,而董日福正是台灣野獸派大師郭柏川的嫡傳大弟子,從高中開始就奠定了非常紮實的素描基礎。

1994年在台北形而上畫廊首次個展「被遺忘的島」展出的28幅作品,在第3天就完全被收藏,展現他繪畫能力與繪畫市場的魅力;隨後幾次聯展與個展也頗受肯定,在教學上更是成就斐然;1997年從陽明山移居花蓮,原來居住在新城順安,他每2年固定在陽明山華岡博物館開個展。

今天就要介紹他的幾幅作品與讀者分享:

2003 秋宴 25F:從畫面中我們不難發現,林中信高超的素描功力,光影處理與空間的次序感,瓷器光滑堅硬的質感與柔軟輕薄的木槿花瓣,表現得淋漓盡致,用初熟的葡萄柚與柿子,表現秋的氣息來臨,暢快、平順的筆觸,是林中信個人特有的表現手法,在古典主義質感的氛圍中,仍然不失野獸派要求的量感,這是一幅非常成功的實物寫生作品。

老爸的魚池 油畫30F 1983:這幅作品是林中信在完成鎮門宮壁畫以後,留在家鄉鹿耳門的一系列創作「被遺忘的島」中的一幅,筆法簡練,對人物的描寫功力一流,表情深刻而生動,彷彿時光在當時凝結了,每個人都活在當下;這是很難得的作品,因為一個創作者生於斯長於斯,在對土地的情懷與親人的互動中,汲取生命的養分,也是創作的泉源,我們除了訝異林中信在30歲左右的年紀,就有如此功力,更要去品味他在畫面中強烈的人文情懷。

歌舞伎町的月光 油畫30號 2014:從2010年開始,林中信幾乎每2年都會到京都小住2個禮拜,並且展開密集的寫生,對京都情有獨鍾的他,不管是建築、人物、風土,他都非常著迷;尤其是建築物,在中學時代,他在台南高工學的就是建築,除了材質與造型,那古都各時期的建築代表,都是他入畫的對象。

深夜的京都歌舞伎町從繁華中歸於平淡,但對於內心澎湃、無法入睡的人來說,這種寧靜,在月光斜照的光暈中,正是啃噬人性的激情;林中信以精確結構的方式描寫建築物,逆光厚重的牆面帶來壓迫與神秘感,月光照射之下的馬背屋頂與屋簷下的燈火,訴說著寂寥中的期待。(記者林素華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