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為什麼殺人未遂變傷害罪(下)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08 十月 2017 12:36

撰文:曾泰源律師    整理:記者阮文彬

但按殺人與傷害之區別,應以有無殺意為斷,即以行為人於下手時有無決意取被害人之生命為準,至於被害人受傷處是否致命部位,及傷痕多寡、輕重為何等,亦僅得供審判者心證之參考,究不能據為絕對之標準;行為人於行為當時,主觀上是否有殺人之故意,除應斟酌其使用之兇器種類、攻擊之部位、行為時之態度、表示外,尚應深入觀察行為人與被害人之關係、衝突之起因、行為當時所受之刺激、下手力量之輕重,被害人受傷之情形及行為人事後之態度等各項因素綜合加以研判(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1093號判決要旨參照)。

上揭法理,未必與一般人的法感情一致,通常人的思考無不以,持刀往人頭部揮砍,有致人於死的可能,被告往人頭部砍上一刀,怎會不具殺人犯意呢?一審判決甲殺人未遂,或為許多人所認同。

然而,本件經我出庭辯護,並聲請詰問多位人證以後,感恩花蓮高分院法官明察,最後認定甲僅具傷害故意,改判為普通傷害罪,減了3年多徒刑。甲雖不滿意,但亦可接受。

法院改判理由,略從犯罪動機出發,認被告與乙素不相識,案發當日為初次見面,彼此間並無仇怨,且當日又未交談或發生口角,在酒後因誤認在旁唱歌之乙對其取笑,而持菜刀朝乙砍擊(平揮,因被害人刀傷係橫紋)一刀等情。準此無重大仇隙的殺人動機,已難遽認被告意欲發生乙死亡之結果而有殺人之故意。

被告又因罹病造成兩手布滿痛風石,雖仍得持握物品,但無法緊密持物,被告當時所持菜刀雖非虛握,但無法握緊刀把應甚顯然。被告既無法緊握菜刀,其下手揮刀力道自較常人為弱,此徵諸告訴人乙受傷照片,乃受有枕部頭顱「撕裂傷」10公分,而未見有何頭骨碎裂等情愈益灼然。

再者,觀察告訴人乙傷勢照片,其撕裂傷經縫合後,大致呈現一橫紋,足見被告斯時持菜刀應係平揮,要非由上往下揮砍。因而,原審認定由上往下砍係屬錯誤。

另參酌證人證人丙於偵查中證述:被告砍乙1刀後,就往後退一步,丁上前制止被告,而此部分因屬被告砍乙1刀「後」之動作,而非砍殺過程,證人丙自得聞見而與上揭於法院之證述並無矛盾之處。準此,被告既砍乙1刀後即退後一步,雖仍持刀於胸前,但並無跡證足以證明尚有揮砍第2刀之舉,亦難遽認被告當時有何殺意至堅之情。

就偌多跡證,足以證明被告主客觀的行為,因僅具有傷人之犯意,無致人於死的不確定故意,因而改判傷害罪責,誠屬的論。

本件判決,從殺人未遂罪改判決較輕的傷害罪,法官調查證據縝密,詳閱全卷的人證、物證,撰寫出環環相扣的法理論據,誰說改判是無稽,必有內情。反而是,重罪變輕罪才是符合公平正義的判決。甲最後雖沒被判處易科罰金之刑,但他知道我已盡力了,事後來電感恩,我也希望他能夠記取教訓,戒除酒癮,早去早回,重獲自由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