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梁麗如嶼人,繡一座島 在時間之河中省思生命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09 十月 2017 09:42

記者林素華/報導

到美術館只能欣賞水墨、油畫、複合媒材或攝影作品?「嶼人,繡一座島」即日起至十月二十五日止,在花蓮縣文化局美術館一樓第二及三展廳展出梁麗如的手繡作品,不僅展出手縫繡畫、染印胚布等不同媒材的創作,她的作品娓娓訴說的是在時間的河流中,靜觀環境的現象與生命的內省,她希望可以帶領民眾多親近自然環境,從而珍惜這塊孕育生命的土地。

以布和針線為媒材

梁麗如以布和針線作為主要創作媒材,記錄她不同年紀觀察身邊環境的變化,還有個人內心情感世界,作品與生命一般,隨著時間的河流呈現不一樣的面貌;她希望觀賞者盡可能在觀看她的作品時,不要被她的導覽左右了發想,作品、觀者、作者三者看似不同,但某種角度上是等於的,她期望觀展者能從中觀讀自己內心狀態。

此次展覽包括梁麗如早期作品,即第二展覽廳的作品色彩較為繽紛,而剛進展覽廳的第一件作品「千眼之樹」,在縫繡的過程中一直存在著加減之間的掙扎,而她想要表達的是如果個人想要長得更高更茁壯,就必須直視自己的內心黑暗面,挖掘得越深就能長得更茁壯。

近期花蓮無語系列

還有在第三展覽廳展出的是梁麗如近年來的布繡創作及移居花蓮的近期作品,例如:「花蓮無語系列」結合「氰版日光顯影」與「手縫繡畫」作為創作形式,皆以「慢」為創作原點,五件作品凸顯的是作者對花蓮生活的體認,例如花蓮的溪流、消波塊、登山者在大自然中的渺小與對自然的敬畏之心、空氣中懸浮微粒造成人們或地球的傷害等。

氰版藍曬緩慢顯影

「氰版日光顯影」作品的創作手法,其實在展場入口處的「白日之丘」拼貼的幾張圖便是箇中奧妙的「圖解」;梁麗如解說,在完成後會呈現深沉藍色,亦稱為藍曬,是利用太陽日光照射,而緩慢顯影的一種技術,在創作過程中,採集在地的植物、蟬、溪石作為顯影媒材,放在塗上染料的胚布上一起經過日晒,顯影出輪廓與脈絡,最後完成氰版藍曬後,才在其顯影的布面上手縫繡上消波塊的模樣,或是人物的輪廓等。

在心田裡插上青秧

另一件頗有意境的作品「青秧」,據說這件作品一度被農友借走、作為招募收割人力的宣傳圖片,實際說的卻是「思念」,拆解「思」這個字,是「田」和「心」二個字的組合,作者手繡的是:「在心田裡插上一株青秧!」。

最後要介紹的一件作品,就是「迷宮」,在磚紅色的布幔上,繡著迷宮般的路徑,內藏大大小小的人影、圖案,有的在某個轉彎處停留,有的則持續奔流,偶有停滯或偏離角度,最終會找到出路;輕輕觸摸著作品,觀看著其中的紋路和圖案,似乎就能為人生當下的問題找到下一步的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