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天界之舟] 禪門公案-慧可求安心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三, 18 十月 2017 08:25

資料提供:天界之舟總部

整理:記者江思婷

歷史背景:

禪宗二祖慧可大師身在中國的南北朝這個分裂、烽火連天的時代。年少時的他閱覽無數經典,然而在這個戰亂的時代,年輕男子常被朝廷徵召打仗,慧可也無法避免,因此免不了各種廝殺...這些畫面在他的心中常令他無法睡著,即使出家後在佛寺整日打坐唸佛,心仍始終靜不下來。後來慧可得知達摩祖師到少林寺,便前去拜會,正好遇到達摩整日面壁,於是慧可便整天跪在達摩的身後請求教誨,達摩卻不理他,甚至到冬天全身覆滿積雪,仍一直跪著等待,直到某天終於等到達摩祖師開口。

一夕,祖立雪;遲明,摩曰:「當需何事?」祖泣告請法。

摩呵之,祖斷臂悔曰:「我心未寧,乞師安心。」

曰:「將心來,與汝安!」

祖曰:「覓心了不可得。」

曰:「與汝安心竟。」祖大悟。

達摩祖師問慧可:『你找我幹什麼?』,慧可哭著請求達摩傳給他正宗的佛法。

達摩祖師把他罵了一頓:『你讀那麼多書,找我幹什麼?佛道儒的書你都懂,何必來找我?你趕快回去。』

達摩祖師罵慧可、讓他跪又站著多日都不理他,用意是在磨練他的心性,因為慧可滿腦子都是群經,已有一些是非成見,這時祖師爺說的話慧可一定不認同。

為什麼慧可怎麼打坐都靜不下來?因為他心中良心譴責不安,再怎麼回憶經典的記載還是無法除掉內心的掙扎,即使念佛一樣靜不下來,所以他不肯回去。

後來達摩祖師跟慧可說:『你這些腦海中的東西你不放手,我要怎麼度你?』

結果他放手,也許真的就把手臂給砍斷了,懺悔往昔在戰場上的過往,並跟達摩祖師說:『我的心沒有辦法平靜下來,拜託大師幫我安心。』

經過了很多天的對話後,有一天達摩祖師告訴他:『你把心帶來,我幫你安。』

二祖說:『我找不到我的心。』

達摩祖師說:『你一直說你心中有那些恐怖的殺人畫面,你把那畫面拿給我看,我幫你安心,我幫你刪除掉。』

二祖說:『我找遍了我的心,我實在沒有辦法把這個東西拿來給師父看。』

當我們內心缺少能量的時候,就會有很多的煩惱和擔憂,心中沒有能量是因為缺少正量。正量要從何而來?一定要從開悟而來,不開悟則正量絕對不夠,正量不夠,想要不想它都不可能。

再者,有禱告經驗的人就會知道,慧可無法靜下心是因為他心中有魔障,有很多厲害的魔、冤親債主卡在他的內心世界裡頭一直向他伸冤,這些魔障哪裡是講大道理就可以解決的?因為他心中有心魔。而達摩祖師用他的高正量,在相處的這段時間把慧可的心魔震出去,把他的內在穩定下來。

於是祖師爺說:『我把你的心安好了。』這時候慧可的心終於穩定下來了。

這段二祖與達摩祖師的對話,再次傳達天界之舟所提倡的『四空定:無住、無相、無常、無我』,必須達到無所住心,對任何紛爭都不予置評,對自己、對別人不再過分的譴責。

地球是個亡靈充斥的地獄道,是負面能量很高的地方,如果不親近高正量的人或修行者,或是自己沒有開悟開啟總正量,就算念佛唸了十年,正量一樣不夠,必須透過開悟來取得鐳光球的高能量,只要內心能量飽滿,自然能達到內心的平靜穩定,能降伏一切的雜念和負面念頭,對一切外境變化自然皆能不惑而如如不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