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敬立同修會] 純密與雜密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五, 20 十月 2017 08:31

敬立同修會 蓮按法師/供稿

「純密」可以講是清淨修行的密法,就叫做「純密」,單純的密宗;「雜密」就是比較複雜的,比較入世方面的,就叫做「雜密」。

舉例來講,密教裡面有很多法,是屬於世間法,跟修行沒有關係的,譬如唸《求雨經》求雨,因為很久沒有下雨了,聚集所有的喇嘛一起唸,結手印、觀想,唸「求雨咒」,這雨就來了這個就是「雜密」。

白教的祖師密勒日巴,他還沒有真正學純密以前,他也學了雜密,所以他的師父叫他「大力」,也就是他有很大的力,大力是做什麼呢?他可以求降冰雹,「降雹」?奇怪了,降雹幹什麼?這一定是不好的,「降雹」會打人,會打到動物,會打死這些植物。

密勒日巴還沒學純密以前,他學過雜密,好像是說那個村莊的人不喜歡他,把他趕走,密勒日巴很生氣,就修了降雹術,一修的話,天上都降冰雹,哇!一些麥啦!一些農作物啦!全部通通都被打了,於是他們就沒有收成了。是有這種法,這種法就叫做「雜密」。

我們在修法當中,密教行者是不是要修雜密呢?在你入世方面,我們也可以幫助人,像求下雨,你會的話可以幫助人,人家下冰雹,你就可以止冰雹,把它止住啦!我們正派的密教,雖然修雜密,但是我們是助人的,應該也是可以的,這屬於雜密的範圍。

雜密裡面也有治病的,也有星相的,斷人吉凶的,有風水,幫人家解掉災難的,這些都是雜密,也有專門解毒,有人被毒蛇咬到,怎麼辦呢?趕快唸唸經,唸什麼經?有《解毒經》、(解毒咒),還有「解毒印」,吃下甘露九,那個毒素沒有關係。我們曉得孔雀明王,可以解毒的,也有《解毒經》、(解毒咒),也有專門治病的,這些都是雜密的範圍。

我覺得入世法雜密比較多,我們學入世法主要是幫助眾生,出世就是清淨的修行,入世呢?有很多部份是屬於雜密的,那麼入世跟出世之間雖然有所分別,我認為應該要平等平等,要救度眾生,應該用入世法,等他們入世成熟了以後,他們再來修出世清淨的梵行。

所以先要有生起次第,到最後才有圓滿次第。

我記得有一個故事﹕有一個道行很高的喇嘛,他經過唐古喇山的時候,(唐古喇山是在西藏附近很有名的一個神山),突然間大地起狂風,哇!狂風一掃,本來是戴著帽子、披著袍,哇!這袍子都被吹走了,帽子也被吹走了。

畢竟他也是有道行的高僧,他馬上閉眼一觀察,就知道是山神故意來跟他開玩笑。

山神有時候吸一口氣、吹一口氣,大地就起狂風了,把有道行的喇嘛吹得東倒西歪,喇嘛馬上結「止風印」,唸「止風咒」,還不一定有效,因為是山神作的,他知道是山神跟他開玩笑,就在他的身邊隨便捉一點髒昝粑,印一下額頭馬上作供養,供養唐古喇山山神,這一供養,山神就哈哈大笑,風就馬上息了,有時候入世法也是滿有效的。

在密教裡,供養是非常重要的,諸天、護法接受供養,你的感應會很迅速的,像有道的喇嘛,一作供養,風馬上停掉,這個就是感應很快的現象。

談到入世跟出世,在「雜密」裡面,入世的是雜密比較多,但是我們為了度眾生,你雜密也要修,也要懂,也要知道的,這是一種方便,真正的修行到最高的境界,完全是出離。有了「出離心」,你才能出離這世間,才會發覺入世法跟娑婆世界不過是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只在電光石火之間,一轉瞬,就沒有了。

所以對於入世法,你不要太去執著,你要懂得出世法,修圓滿次第,這一點也很重要,因為入世法所請的靈,層次不一定很高,你到了出世法的時候,真正的佛菩薩、高靈會下降,來幫助你修行,所以我們在修行當中,如果太執迷於入世法,你修行不會得什麼正果,有時候你已經走入旁門裡面了,自己卻不自知,其實真正的正道,是修圓滿次第和具備出離心。

其實人的壽命很短暫的,從小孩一直到老,時光很快的,所以入世法不要太執著,我們還是以修出世法為重——「圓滿次第」,要修「純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