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情殺頻傳 參考他方文化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三, 25 十月 2017 08:25

宋瑞文

情殺事件頻傳,其中駭人聽聞的兇殺場面,往往震驚社會,甚至引起媒體的嗜血與加油添醋,造成社會不安。

每當情殺事件發生,各方或許為了減少悲劇,紛紛提供分析見解。若犯人是高材生,便可能解釋為,人生順遂未經打擊;若是社經地位低,又或許被導引到家庭經濟壓力、疏於關懷之類。

但最顯而易見的原因是,這些情殺都是分手等感情糾紛;有時社會賢達也會指陳,「佔有並非真愛」、「離開心更寬」云云,彷彿佔有只是個人的精神偏差,只是個人心態調整不及的結果。

然而,我們的社會不是一直都以佔有、獨佔,來堆高愛的地位嗎?伴侶跟人稍有互動,生氣發飆也是情理之中;前任的痕跡沒有徹底抹除,憂愁忌恨也無人認為是心態偏差。

每天每刻,以佔有為形式的愛,充斥在我們的生活之中,「你是我的一切」、「你是我的唯一」、「沒有你我怎麼活」,情歌傳唱,日夜洗腦,沒有半點寬鬆。真有人失去伴侶便覺得失去一切,走偏尋短,歸根究底,少不了平日的潛移默化。

反之,建構灰色地帶,便是平常很少被提倡的感情教育。作家劉黎兒寫道:「日本這個社會,我原本覺得最可愛的地方是對灰色地帶的忍受度很高,像是男人劈腿,女人不會馬上逼問男人要選擇哪邊,這樣也給自己一次思考機會…但是現在日本也已經逐漸流行起二分法思考,動不動就分黑或白、零或和、贏家或輸家。」

除了灰色地帶,能夠緩和衝突,更進一步地說,沒有情殺與(絕對)佔有的社會,非常令人省思。

「瀘沽湖的摩梭人實行的是「走婚制」,男不娶、女不嫁,情愛生活完全不受婚姻契約的約束;沒有人為情自殺,也沒有人為情殺人;因為有強大的母系家族作為安全感的來源,很少有人把男女情愛視為生活的全部;每個人知足、互助、和諧、尊嚴…」。

顯而易見的,當「你不再是我的唯一」時,事情就有了轉寰,如何分散個人的情感重心,或許是合居形式的終老,作為終身婚家之外的選項,或許是社會團體討論中的開放式關係,作為單偶制之外的選項。

從摩梭人的例子可以知道,一個不會對感情做出極端行為的社會,除了觀念的不同,還需要社會安全制度的支持,或者說,後者才是前者得以存在的基本。

所以或許更重要的是,社會保險等攸關安全感的制度如何建立,都會幫助降低我們對(單一)感情的依賴,逃開在感情背後暗示著的一切人生失敗,避免悲劇的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