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敬立同修會] 從高山上脫困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五, 27 十月 2017 08:34

敬立同修會 蓮按法師/供稿

孟興居士最喜歡登山,年紀才二十五歲,長得高大英俊,體格強壯,參加了「登山協會」之後,便和友人常常去爬山,由小山爬到大山,由國內爬到國外,漸漸的爬出興趣,樂此不疲。

孟興居士家中排行老二,父母是稍有錢財地位之人,父母見他成績好,也不阻止他老是去爬山,只是三不五時的說:「阿興啊!登山要小心安全!」

孟興回答:「知道!知道!」,於是他又登山去了,孟興居士有一位姑姑是真佛宗的弟子,姑姑送給他一枚「護身牌」,要他佩在脖子,孟興就常常掛在脖子上,姑姑教他一句咒子:「嗡。咕嚕。蓮生。悉地。吽。」,他念得滾瓜爛熟。

我(盧師尊)有一天晚上做夢,夢見自己竟然在一座大山中飛行,看見一名男子跌落在山谷的溝中,他穿著紅白夾克,有骨折現象,他一動也不動,氣息微弱,但,他的右手,竟然按住一個護牌,這護牌竟然是蓮花童子護牌。

而男子的口中,尚喃喃唸著:「嗡。咕嚕。蓮生。悉地。吽。」,我看了,大駭!我覺得有必要救這名男子,因為他佩戴著我的護牌,又唸著我的心咒。

我在高山上又環行一匝,見有一搜救隊的人在找尋他,但走的方向不對,漸行漸遠,而且因天黑山雨,有停止搜救的現象,我急了!竟然自己放白光三度,搜救隊看見了光,於是,折回,往光的地方搜尋過來,我又急急對這位年輕人的耳朵說:「忍住,三十分鐘,有人救你!」我又放白光三度,引導搜救隊來救他,最後,搜救隊終於找到了他,用擔架把他抬下山去了,等一切均圓滿了,我即夢醒。

這件事過了一陣子,我幾乎忘記了!有一天,孟興居士與他的姑姑來見我,說要感謝我,我一看,正是那位山谷溝中的年輕人,我笑了,我說:「你那天穿紅白夾克?」,孟興大駭,我說:「我對你說:『忍住,三十分鐘,有人救你!』」,孟興居士大叫:「對的,就是這一句話,我聽得一清二楚!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孟興對姑姑說:「果然是盧師尊救我!果然是盧師尊救我!」至於放光六度,搜救人員以為孟興用強烈手電筒放的,後來才知,手電筒在跌落山谷時,早就丟了,不知何處,搜救人員也奇怪,六道白光從何而來?我說:「我放的!」孟興居士當下皈依!

 

如果不方便上網的人,也可以到本會和各地圖書館,免費借閱書籍;

或到各地書局也有零售,金石堂中文書網購,請指名「盧勝彥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