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從慶富案看官股銀行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30 十月 2017 08:20

雲飛揚

時下流行的定存股中,官股銀行因為配股配息穩定,多數本益比低,殖利率高達5%以上,儼然是退休族存老本的首選標的,但也由於保守穩健,獲利的爆發性或許不如民營銀行,但往往能夠避免高風險的槓桿操作等,落得被金管會開罰的下場。

然而,這次國艦國造慶富案,恐將成債留臺灣銀行界的超級地雷,官股行庫配合政府政策,成立銀行團聯貸給慶富集團,除了兆豐金控當初拒絕之外,都成了冤大頭,苦了股東們,認列呆帳損失,侵蝕本年度前3季每股獲利,讓明年股利的發放頓時縮水,印證投資一定有風險這句話,對比日前遠東銀遭駭客植入惡意攻擊程式的粗估損失新臺幣1500萬元來說,簡直是小巫見大巫,尤以主辦行第一銀行損失最鉅,超過新臺幣45億元,成為最大的債權人,合庫銀、華南銀、臺企銀等官股銀行的呆帳,也在28億元到10億元不等,這起詐貸案的因果,究竟誰該負起最大的責任?後頭有沒有影武者唆使?

銀行放貸應啟動嚴謹的核貸機制,不在話下,且國防部在當中扮演的角色,絕不能一概以機密為由,完全拒絕透露給金主們知悉,且置身事外的不協助辨明採購合約的內容真假、造船進度的關鍵資訊,不然讓有心人士利用騙取資金,也就不足為奇了。當然,此案在一銀與慶富集團協商破局之後,全案已進入法律訴訟流程,假扣押、假處分及高檢未來的偵辦調查,將陸續展開。

第一金董座蔡慶年必須面臨相關責任的調查,是不是被上頭犧牲的代罪羔羊,很難說,但行政院長賴清德的壯士斷腕,恐將引發寒蟬效應,往後要銀行團掏錢買政府的帳,誰還敢呀?還有,金管會在不亞於公共工程的鉅額核貸中,是否真有盡到監督管理的角色呢?坐待憾事發生再來開罰,好像也說不過去。一筆爛帳,更將國艦國造的國防美夢給敲碎,若政府失信於技術提供的外國,停止後續造艦計畫,這迷糊帳才是臺灣國防的最大損失吧。

存股族及短線投資客,見到官股銀行跌了一跤,股價應聲下跌,心裡該高興的逢低買進,好學生畢竟也有考壞了的時候,但這種不可預期的大地雷,多踩個幾次,我想銀行業整年度的獲利就通通回吐了,這類可避免的金融風暴,是自找的,怨不得人,唉,這也是官股銀行的宿命。

官股銀行從此事件能夠學習到啥呢?請不要再說投資官股銀行很穩,只要一次聯貸案破功,後果等同向金融類股投下原子彈般,股價一片綠油油的下挫,通殺呀。銀行業的多數資金組成,是人民的血汗錢堆疊起來,說穿了,也就是一塊錢被放大許多倍的槓桿遊戲,虛空的本質,不像傳產業或電子業有土地或廠房或機械設備等可變賣,金錢遊戲,老話一句:投資人風險請自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