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敬立同修會] 脖子上的癌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五, 03 十一月 2017 08:12

敬立同修會 蓮按法師/供稿

每一個人莫不畏死(除了真得的上師之外),病人莫不是有著求生的欲望,求生也就是人類的本能之一,一個得了絕症的人,醫師已宣布放棄醫治了,婉拒了醫治及住院的要求,這一個人豈不是可悲嗎?豈不是可憐嗎?豈不是被宣判了死刑嗎?他的脖子,已硬硬的隆起一大塊。

醫師都說癌,診斷後都說癌細胞已擴散至腦部,他的脖子也轉不動了,他萬般痛苦,他想,除了死之外,有誰能救他呢,那嚴重的惡疾,高矗的十字架,他知道那間教堂的牧師也是死於癌症的,而神呢!他更鄙視,他是不屑去迷信的。

他在街道上行走,無意中走過一家中文書局,他拐了進去,一恍惚之中,好像有一本書發光,他隨手拿起來讀,好像是密宗的書,又好像是哲學的書,有其一套的看法,是「小小禪味」。

他根本是不信這一套的,什麼是「佛身七日血」,能離苦得樂,只要修持有信心,業障及疾病會消除。溫傑博士修持「內火明點」,什麼是「內火明點」?「肝炎」,肝硬化會好,會完全換了一個人,西雅圖的一位真正金剛上師,什麼又是金剛上師?他搞不懂。

怎麼博士、醫師都去皈依金剛上師呢!他看到書中有住址,他把住扯抄了,很好奇的,他將信寫好,祇寫了幾句,無非是:「看到書,覺得很好,一個癌症的病人,離死不遠,希望垂佑加被,或可解除痛苦,也求金剛上師的灌頂皈依。」

信寄出後的不久,有一天晚上,夢見自己走進一棟大房子,很多人在聽一位傳道人講經,那位傳道人,金色身,頭戴五佛冠,相貌莊嚴,就是書上的那位金剛上師,那金剛上師向他招招手,並且向他說:「蓮礬,你的病是前世的業障啊!你要好好的持上師心咒,上師會治好你的病。」他走到上師跟前,上師用清淨的水塗了一下他的脖子,奇怪,他感覺很清涼,很舒服,脖子沒有那麼硬了,他感激之餘,馬上跪下來向金剛上師頂禮,一頂禮就醒了過來,然而,他發覺脖子很難受,並沒有好,認為不過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而已。

然而奇怪的事來了,他收到的皈依證書,法號正是「蓮礬」,收到皈依證書的那一天晚上,他同樣的做了一個奇異的夢,他又同樣的走入那大房子,同樣很多人在聽金剛上師說法,金剛上師變成身高數丈,全身放射金光威儀相好,他則俯伏在地,虔誠的禮拜。

他對上師說:「脖子沒有好?」,上師說:「要有信心的持上師心咒。」,上師又拿很清涼的水,塗在他的脖子上,這一次,同樣感覺非常舒適,又醒了過來,他想著,連著二夢,真是奇妙,不如一心一意的唸「上師心咒」吧!不管如何,總是比等死好些,於是他決定放下一切,每日有空就持「上師心咒」,走路也持,坐車也持,早也持,晚也持。

說來奇怪,他持上師心咒,脖子就慢慢可以轉動了,那腫起來的肉,一日又一日的消掉了,到最後他自己照一照鏡子,完全平復了,醫師宣布的死亡之期也過去了,他那黃白臉也變得紅光煥發了,這好像是神仙故事一般。

他再去給醫師檢查,醫師連喊「奇怪」,癌細胞完全不見了,醫師根本不相信持咒就會好,但是,他確實好了。

「有生之年,願意替靈仙真佛宗弘揚真佛密法,宣傳自己病好的福音,要人們皈依紅冠聖冕金剛上師,奉獻一點微薄的力量。」這是蓮礬的誓言。

「上師心咒」能轉移業障,這又是一大奇蹟,這是真正的金剛上師才可能有的能力啊!蓮礬就是比利時的「蓮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