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敬立同修會] 靈場的靈流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五, 10 十一月 2017 08:09

敬立同修會 蓮按法師/供稿

在日本長門市「達見堂」說法,我看見六百位「地藏童子」前來聽法,我問:「何方來?」答:「靈場來。」什麼是靈場?原來日本人的墳場就叫著「靈場」,這六百尊「地藏童子」,約一尺二寸高,頭戴紅帽,胸前綁著紅布巾,一尊一尊均是石頭所鑄造成。

法會結束後,參訪,「大寧寺」是禪宗的曹洞宗傳承,而「大寧寺」的後山及左旁,竟然就是靈場,靈場內有「地藏童子」,高約一尺二寸,頭戴紅帽,胸前綁著紅布巾,為數相當多,「哇!相應了。」,「數數看有多少尊?」,「正好六百尊。」,「哇塞!蓮生活佛了不起。」

我實實在在的告訴大家:我的看見就是看見,原原本本就是「天眼」,已經用不著「啟天眼」,也用不著「精神統一」,到了如此見(悟)者,見一切均是「實相」,應該稱為「一實相眼」,我的看見從來不假,也不是說著玩玩的,這些「靈場的靈流」,完全依著「緣份」而來找我「蓮生活佛」。

因為我到日本長門巿「達見堂」做超度法會。我用了超度的心,則會產生了超度的境界。(由心起境),我發覺如果運用「密教的懺悔法」、「中陰救度密法」、「大幻化網密法」來作超度,那就能普遍的有益於罪過如山嶽的靈流,這真的不須花費太大的功夫。

我的度化眾生,實實在在分三部份:一、「無為度」──度化有漏的神道。二、「自然度」──度化有緣的人。三、「最勝度」──度化幽冥苦眾生。這「最勝度」就是時時刻刻有「靈場的靈流」來纏繞的因緣,因為過去我所發的願望,曾願輔助地藏菩薩,我學習「地藏唯識觀」,遂得無上超度大法。

一九九一年四月七日,我到台南六甲鄉烏山村的「慈航精舍」。我路過六甲公墓(靈場),這個大公墓在仙公廟之下方,在赤山岩寺的左方,這個公墓(靈場),使我憶起從前──我剛從大學畢業,服務於測量單位,曾被派駐到六甲鄉,協助飛彈基地的測量,在那時節,我接受「三山九侯先生」的傳授密法,他要我每夜親赴大公墓(靈場)的正中心,修練「度陰大法」,我就在六甲公墓的正中心學習「度陰大法」的,這是幾十年前的舊事了。

我(蓮生活佛),雖然在無數恒河沙劫之中,早已出現於世,我早已證得「菩提果」,也早已發「菩提心」,早已入「三摩地」,早已證「悉地」的果位,但是,我的這一生,修行同樣從「根」開始,先有了初步的「啟靈」,再「聞」、「思」、「修」。達到了初步的解脫,明白「動靜二相」,了然不生的「禪定」。

我在「禪定」中,可以看見「靈場的靈流」,這些靈流,呈現著很多的變化,祂們「朗然現前」;我看見很多弟子,身上有「祖先」的靈流纏繞作障;我看見很多弟子,身上有「冤親債主」的靈流纏繞作障;我又看見很多弟子,身上被「無主有緣」的靈流纏繞作障,這些都是「靈障」。

我告訴他們:「超度祖先吧!」、「用水懺法,洗去冤親債主的靈流吧!」、「用梁皇懺,去除無主有緣的靈流吧!」、「自己修懺悔法達於百壇,去除一切靈障吧!」

有人問我:「為何事業不順?」我答:「靈障。」,「為何身體不安?」,「靈障。」,「為何修行入魔?」,「靈障。」

我這一位大覺悟者,是已「悟」已「證」者,我證明了「生滅之法」,證明了「靈流」。當我「禪定寂滅」現前的時候,一切「業情」的靈魂,一目了然,清清楚楚,我明白世人「業多情重」,而我「業盡情空」。

我悲心不息,一念祇是在度眾生,因此倒駕慈航,成了帶「果」行「因」,我佛眼觀之,世人的「靈流作障」太多了。如果「靈障」能去除,才算是「業障去除」也,要去除「業障」,真佛宗的「懺悔法」最好,「業障」一去,「業情」的靈障自去,如此,一切清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