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縣市首長的「幸福城市」大夢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六, 11 十一月 2017 12:44

北高兩市市長為了財政問題隔空對槓,柯P說高雄舉債太高,花媽回嗆柯P沒有高度,前者暗諷後者「用錢沒有規劃」,後者批評前者「飽漢不知餓漢饑」。縣市首長互嗆前所未見,天龍國阿哥管到菊姐家務事,難怪民進黨跳腳。

不過柯P所言未必不實,縣市預算動輒上百上千億元,院轄市財政較之B咖縣市,更不知強上多少倍,再喊窮就顯得矯情了。如果連院轄市長都喊窮,一般縣市長豈不要枵腹從公,甚至變賣家產來貼補縣庫了?

政治之可笑,在於政治人物胡謅瞎掰,胡亂編織虛幻大夢,卻可以不用負任何責任;其之可惡,也在一旦掌權了,要翻手覆雲、橫柴入灶,要英雄變狗熊、奴才變人才,全憑他一人說了算。最莫名的是,政治人物滿口謊言屁話,老百姓還信以為真,這才是最可悲之處。

政治人物擅長開支票、許願景,民眾只要選他當上縣市長,從此便可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許諾的,不外就是打造一個安全、友善、宜居的「幸福城市」。為達成此目標,就必須投注更大的建設經費,縣市庫沒錢就向銀行借貸,計畫越偉大,負債就愈多,已成各縣市普遍現象。

不諱言,每個縣市長就任之初,無不心繫人民,抱持戒慎恐懼之心,念茲在茲要帶給民眾最大的福祉,各種施政願景、藍圖、擘劃,就如同是對選民的承諾。只是為何在一任4年或兩任8年後,縣市樣貌依舊,而經費早已花完,甚至需借貸舉債?很大原因,是出在決策失當及主政者好大喜功的心態所致。

政府要做甚麼,老百姓幾無置喙餘地,但有良心、負責任的縣市長,理應體察民眾的需求,把民眾的迫切需要擺第一,也就是要把民眾的疾苦放在心上,把人民的納稅錢花在刀口上。遺憾的是,這種為民眾設想,著眼地方長遠發展的根本作為,縣市首長並沒興趣,反而凸顯個人政績,標榜國際化的時髦迎合,他們樂此不疲。寧花費很多錢放煙火、辦活動,也不願務實地在改善人民生活或基礎建設上多著力。

縣市借貸舉債,原是為地方的建設發展,無可厚非,可是當中有無涉及不法或利益輸送,外人就不得而知,有無償還能力或債留子孫,似也不在縣市長考慮之列。結果就是餅越畫越大,舉債越來越高,百姓能奈他何?問題是經此一折騰,地方發展的契機錯失了,縣市庫經費也被玩掉了,怎不令人扼腕?

縣市首長權力很大,如果執意要做,財主單位敢說不嗎?政風敢說三道四嗎?連民意監督機關都自甘淪為橡皮圖章,地方政府怎不債台高築?陳金德甫代理宜蘭縣長,就宣布對違規農舍加課的房屋稅款「加計利息」全部退還,慷縣庫之慨,就為明年縣長選舉。代理縣長都敢如此作為,遑論老鳥縣市長,所以柯P笑花媽,其實也就是五十步笑一百步,龜笑鱉無尾。

蕭福松 本論壇開放讀者投稿 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