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以花蓮山海做為創作能量 葉子奇畫作傳遞深刻價值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27 十一月 2017 13:05

花蓮山海是創作能量泉源!「見山還是山」,葉子奇說,49歲時回到花蓮定居,已經過許多歷練與成長,對同樣的事物有了宛若新生的感受;從小生長的回憶,以及眼前真實的生活都豐滿地並存在這裡,記憶與現實交會間,葉子奇重新觀看、感受與思考,青山海水依舊,多的是一份安定與篤定。

年少輕狂 以松園為家

葉子奇未滿15歲就獨自離開縱谷裡的玉里小鎮,隻身到花蓮市唸花蓮高中,開闊神秘的太平洋連結著雄偉壯觀的中央山脈,開啟他潛藏已久的藝術創作能量。就讀花蓮高中時,葉子奇經常潛入當時尚未開放、滿是荒煙蔓草的松園,在山崖邊兩株大松樹間、面向著美崙溪出海口的太平洋唱歌、吹笛、寫作、畫畫。

葉子奇娓娓述說年少輕狂的回憶,大學聯考落榜那個暑假,頂著挫折落寞與對未來的迷惘,葉子奇離家浪遊,白天瘋狂作畫,晚上就在松園裡,以松針落葉為舖,朝著太平洋就地而眠,就這樣在松樹間的野地獨自露宿了1個多月。

畫遍花蓮 成特殊經歷

這段期間,葉子奇畫遍花蓮各地、也見識到颱風期間太平洋上驚人的閃電奇景,對故鄉與對自然的這一段特殊經驗,讓他的畫筆與心靈都得到相當的淬煉,也形成他日後至今創作中蘊含的一種寧靜孤寂的情愫和悲天憫人的獨特氣質。

60歲個展 回松園舉辦

松園開啟葉子奇創作之門,是一處經過長年閒置後再利用的歷史人文空間,對於葉子奇來說,松園對於他的藝術生涯更有著重要且特殊的意涵。身為虔誠基督徒的他說,「松園」彷彿是上帝特別為他預備的、開啟他藝術創作之門的鑰匙,因此選擇在松園舉辦他的60歲個展,不僅僅因為這裡是家鄉,更因為這是一座屬於他內心世界永遠的秘密莊園,回到松園,是和年少的自己對話,也是以更成熟、更篤定的眼光重新看自己的人生,以及故鄉花蓮。

以繪畫創作 記錄人生

葉子奇的畫就是他的日記,是他人生行旅的紀錄。他畫他走過的地方、看到的事物,以及經歷這些地方、事物與人生之後的感悟。他說:「我的藝術是我的生活紀錄,也是我成長的經驗,我走過的地、我看過的東西都是創作的元素」,每個階段所接觸的人事物都是靈感的來源,無論是故鄉玉里四周群山環抱,每天目光所及都是山巒;還是中學時離開玉里,到花蓮市區就學,開拓了心靈的視野,從縱谷的山到看海,乃至台北的陽明山、紐約畫室的浴室、窗景,伴隨著藝術行旅的追尋;藝術是不斷的學習,對未來不斷的憧憬,形成學習的動力。

旅居海外 回故鄉定居

葉子奇在18歲時憑著繪畫天分,舉辦了人生第一場個展,30歲時轉赴美國求學,進入紐約市布魯克林藝術學院藝術研究所,旅居海外19年後,回到故鄉定居後,始終抱著回饋之情,他義賣畫作捐助縣內弱勢家庭。

返鄉之歌 要獻給花蓮

從台灣到紐約,再從紐約回到台灣,定居花蓮10年,這次《返鄉之歌—給花蓮》個展展出的作品皆為葉子奇近年的新作,並選擇花蓮最獨特的山、海元素,呈現出葉子奇童年到現今的回憶與生活。

實際上,葉子奇作畫往往經過很長的醞釀期,像是這次展出中的〈舉目向山‧洛韶〉,早在2010年就看到該景、萌生創作之意,但是直到2017年才正式起稿作畫完成,其間不斷思索如何構圖、如何呈現、如何運用色彩,可說是一位產量極少的畫家。然而儘管產量不多,他藉由寫實手法,畫出了超越表象的情感與精神,尤其他的風景作品,更傳遞出深刻的生命氣息與充滿在天地之間的恆久價值。

葉子奇

1957年生於台灣花蓮。

1981年中國文化大學美術系西畫組畢業。

1989年美國紐約市立大學布魯克林學院藝術研究所碩士。

1987年葉子奇赴紐約發展。

旅居創作生活長達19年之後,於2006年返台定居於花蓮。

旅居海外19年,

 

返鄉定居「見山還是山」。

記者林素華/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