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敬立同修會] 真佛密法法最齊全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五, 15 十二月 2017 08:27

敬立同修會 蓮按法師/供稿

「佛法」到底是什麼?其實佛法就是成佛的工具,釋迦牟尼佛說得好:「如筏喻者。」假如成佛是到達彼岸,那麼佛法就是船,一條法船,學佛者就是要學習佛法,利用佛法到達「佛國淨土」的彼岸。

我認為「佛法」的實質是對治凡夫的種種,我蓮生活佛盧勝彥,為何提倡真佛密法?我簡易的回答是:「我的開悟成佛,是實修真佛密法。」真佛密法,就是「對治」:

唸清淨咒就是「對治」身口意不淨。

唸召請咒就是「對治」生佛不親。(眾生與佛菩薩不親近)

做大禮拜就是「對治」自己行者傲慢。

做四皈依就是「對治」自己的信心不堅。

做大供養就是「對治」自己的慳貪。

做四無量心就是「對治」自己親仇不平。

做披甲護身就是「對治」自己的妄念。

做觀空就是「對治」自己的不空。

做結印就是「對治」自己的放逸。

做觀想就是「對治」自己的不正念。

做持咒就是「對治」自己口業。

做入三摩地就是「對治」自己的散亂。……

所以,佛法就是一種「對治」的功夫,這當中的意義非常深遠,我說:「真佛密法就是真善。」給人歡喜,給人希望,給人方便,給人信心,在善方面,不祇是對人類,對六道眾生要平等對待,至此,我終於明白:「善就是趨向於和諧的。」

我實實在在的告訴大家:「真佛密法就是真善,因為這世間(娑婆世界),是虛幻的世界,無一真實也,是影子的世界,像夢一樣的,是電光石火的世界,指時間快速無常也,是空中樓閣的世界,指一切皆空也,但唯有實修真佛密法,就可明白宇宙的真理,唯一實相,所以真佛密法就是真善。」

真佛密法的實修,得個什麼?我答:「自在。」,「真佛密法」其實是「密教之精」,重點在一個「精」字,修持真佛密法不祇是「精」,其實也是「深」,思維之深也,是用「至深意識」來修持。

我(蓮生活佛盧勝彥)實實在在的告訴大家,跟著我走,我不會欺騙你,我是很「自在」的人,我是很「遊戲」的人,我是真正「超越快樂」的人,這是本來清淨大圓滿的境界。

很多人學佛,喜歡到處去「跑道場」,這「跑道場」就稱為「遊宗」,這個宗派走走,那個宗派溜溜。眾生如水一般,一回兒流向東,一回兒流向西。

我聽到有傳言說:「蓮生活佛盧勝彥,皈依了數拾位上師、法師。我要向他學習,到處去皈依、受灌頂,有什麼不可以?」

勸阻的人,一聽此言,覺得也有道理,一時也回答不出來。

今天,我如此說,想學佛的人,是可以多走走其他的道場,不是去看熱鬧,而是多多比較,多多探討,等你確實看清楚明白,你看一切都滿意了,再來「皈依」我不遲,我不束縛大家去參訪賢達。

但是,你可以回頭看看「真佛密法」,從「四加行」到「大圓滿法」,從「外法」到「內法」,從「入世法」到「出世法」,從「本尊法」到「金剛法」,從「共法」到「不共法」,從「火供法」到「水供法」,甚至藏密最高的「大圓滿法」、「大手印法」、「大圓勝慧法」、「大威德法」等等。

「真佛密法」的法,最是齊全,你想學什麼?就有什麼,我可以真實的告訴大家,你想到外面去學的,我這裡都有,最真,也最確實。甚至外面沒有的,我這裡都有,我是一位集大成的修證行者。

你皈依一個蓮生活佛盧勝彥,就等於皈依數拾位上師、法師,這還不是一樣嗎?還不夠嗎?應該如此說,皈依真佛宗,就是「最終」的,再也找不到法最齊全的了,再亂亂跑道場的,像無頭蒼蠅一般,實在應該打屁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