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全民基本收入制度可行乎?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17 十二月 2017 09:11

晚近,無條件基本收入(或全民基本收入制度)已成為最夯的社會福利議題之一,並開始成為某些國家的政治議程或社會實驗。例如瑞士就曾在2016年舉辦過全民基本收入的公投,雖然最後並未過關,不過,根據歐洲2017的民調,贊成全民基本收入的人已經高達68%,芬蘭、荷蘭及加拿大也開始著手試辦。雷震民主人權基金會最近特地邀請「基本收入全球網絡」創立者之一的菲利普.范.帕雷斯(Philippe Van Parijs)來台灣發表系列演講。

根據「基本收入全球網絡」,所謂全民基本收入,是指:「一種定期(例如每月)、定額的現金給付,以個人而非家庭為對象,無條件地發給一國所有的合法居民,無需審查有多少資產,亦不強制工作。」想當然爾,這樣的理念很快就引來批評:如果不工作就可以有錢領,那誰還要工作?

目前主要的倡議是用全民基本收入制度來取代現行的社會福利制度。例如,目前在芬蘭或加拿大的無條件基本收入實驗,就會取代其他中低收入補助、單親或生育補助、失業津貼…等,亦即,相當於是將所有扶貧、濟弱等的補助措施都整合起來在一套制度裡。支持者認為這樣可以減少考核與發放津貼的行政成本,但實際成效還有待觀察。

整體而言,基本收入制度的支持者相信,這套制度是因應全球化、及機器人取代人類工作的趨勢,最能消除貧富不均、保障最低福利的方式。不過除了右派的質疑(影響就業動機、鼓勵不勞而獲)以外,基本收入制度仍有許多挑戰有待克服。

例如,根據經濟合作發展組織(OECD)發布的研究報告指出,全民基本收入恐不但無法降低已開發經濟體的貧窮水準,還需大幅加稅才能支應。加稅相信大家都可理解,台灣很多公民團體醉心的北歐模式,就是建立在高稅收之上。不過,必須注意的是,基本收入制的前提是將其他的社會福利取消(各種津貼、補助及養老金等),在一消一長的情況下,所需要增加的預算恐怕並沒有想像得多。

比較有意思的問題其實是,「無條件基本收入」果真能解決貧富不均的問題嗎?會不會反而可能使某些族群過得更悲慘?

OECD的研究報告發現,「每個人的基本收入將遠低於所有國家的貧窮線;把目前沒有資格領取社福津貼的人納入給付對象,會把每個人的收入拉得非常低。」並且,全民的基本收入如果要夠多,就必須加稅並刪減現有的津貼,但取消現有福利後,恐怕將導致領取殘障或住房補貼的民眾生活更拮据。亦即,大家雨露均霑的結果很可能是大家一起變窮,同時也未能集中資源幫助最貧窮者。

不過,關於大家一起變窮的憂慮可能是多慮,畢竟,基本收入制並未阻止領取的人繼續工作賺錢。但是,取消現有的社會安全機制,僅發給全民基本收入,一旦領取者仍陷於貧困(基本收入的金額並不會太高),在已無其他救濟方式的情況下,卻真的要擔心可能會對社會安全造成衝擊。

方圓 本論壇開放讀者投稿 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