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律師開庭的最後一擊 (上)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18 十二月 2017 08:20

撰文:曾泰源律師

整理:記者阮文彬.江思婷

民、刑事訴訟上審理調查程序,事實上,是一種縝密、費時調查及兩造相互攻擊防禦的過程。至於,在最後法院要結案前,都會做最後的言詞辯論,讓打官司的兩造做最後的辯論。

法院判決前的最後辯論,給予雙方暢所欲言,提出自己最有利的辯解與法律意見,再由聽訟的法官,基於憲法賦予獨立審判,做出最後、最公平的判決結果。

因此,當法院調查證據的過程,就證據的證明力,或是否足以評價自己最有力的攻防,即令法院宣示準備程序終結時,刑事上幾乎有一半的心證;民事上,幾乎是已達到90%以上的定論。但是否必然如此,法官有無可能在最後言詞辯論時,經由律師的深入剖悉或陳明卷證上的解讀而改變心證翻盤呢?個人曾承辦一件民事事件,在最後之言詞辯論的,轉變了法院的心證,足以證明言詞辯論的律師陳述,殊足重要。

話說客戶某甲,因對造乙積欠其債務200多萬元,而書寫切結書及本票予之。甲於本票到期後為實現債權,先聲請本票裁定拍賣乙之財產,然在拍定後,分配前,乙卻提出分配表異議之訴,主張甲之本票債權不存在,不得分配得款項。

甲在訴訟中為節省律師費,在地院傳訊出庭前後2、3次來所免費諮詢,因未委任,無法看到出庭攻防,但我先以常理解釋,既有切結書、本票,尤其對造提告甲偽造有價證券不起訴在案,民事訴訟上應不會有問題。惟有次甲竟告訴我,為何法官去驗本票之筆跡,有需要驗嗎?

按調查證據是法院職權,既然法官要求調查,我告訴他也只能遵照辦理。嗣多時以後,甲持判決書來事務所尋求協助,我一看判決書,竟是原告之訴駁回,我雖感訝異,然只能告以我先研究判決理由,再提上訴。

看到地院判決甲敗訴理由主要以:「系爭本票發票人欄所載乙之簽名,核與原告當庭所書乙之簽名筆跡,以肉眼比對結果,其筆勢、轉折核與系爭本票及系爭切結書上乙之簽名迥不相同,此有系爭本票影本及系爭切結影本附卷可稽,顯屬不同二人所簽具,又被告於本院審理時稱系爭本票金額及姓名係由原告所為,於臺灣花蓮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偵查時卻稱系爭本票上面的金額是被告所寫,只有發票人乙的簽名及印文是原告所為等語,此有本院依職權調閱花蓮地檢署偽造有價證券案件訊問筆錄可證,是被告所辯前後不一,難以採憑」。

其實,對這個案件原告甲自己去訴訟為什麼會輸,我個人的認為是,就一般當事人自己去打官司未必能夠了解證據的證明力何在?與證據評價在事實上如何切入?乃至於,引經據點的論述「媚角」不足,無法說服法官,而未能獲得法院的採信。(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