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詩人余光中逝世 歷史定位多議論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二, 19 十二月 2017 08:07

宋瑞文

據各家報導,中山大學榮譽退休教授余光中,日前身體不適送急診,因急性腦中風、心肺惡化又有嗆咳等病狀轉神經內科加護病房,家屬簽署不施行心肺復甦術同意書,最終病逝,家人隨侍病榻,平靜地離開了這個世界,享壽90。

余光中生於1928年的南京,籍貫福建,來臺灣後,曾任國立中山大學外國語文學系、國立高雄第一科技大學應用英語系講座教授等教職,為華人文學界巨擘,早年為臺灣新詩流派中藍星詩社成員,多篇作品選入兩岸三地教科書,可說是家喻戶曉。

這麼一位聲望卓著的詩人逝世,照理說各方應會哀慟不已,惋惜非常,但余死後,不少批判文章接龍出現,原因在於他生前在威權時代的一篇文章,有助紂為虐,幫助政府打壓異議的嫌疑,因此受人唾棄;另一方面,在他死後,也有不少人撰文紀念,其中難得的是,還有跟他立場相反的人為他說情。

詩人向陽寫道:「余光中〈狼來了〉一文,指控當時的鄉土文學是『工農兵文藝』,這個指控對他往後的文學令譽造成了相當巨大的傷害。他在晚年曾表示:『當時情緒失控,不但措辭粗糙,而且語氣凌厲,不像一個自由主義作家應有的修養。政治上的比附影射也引申過當,令人反感,也難怪授人以柄,懷疑是呼應國民黨的什麼整肅運動』。想來也是悔不當初的,只可惜已然難以挽回。」

儘管如此,疑似遭余檢舉而入獄的受害者陳映真,卻是不以為然,他寫道:「我從別人引述陳漱渝先生、從鍾玲教授和余先生的來信中,知道余先生是有悔意的,我因此為余先生高興。沒有料到的是,余先生最終以略帶嘲諷的標題《向歷史自首?》的問號中,拒絕了自己為自己過去的不是、錯誤憂傷『道歉』的,內心美善的呼喚,緊抓著有沒有直接向王昇『告密』的細節『反撥』。這使我讀《向歷史自首?》後感到寂寞、悵然和惋惜,久久不能釋懷,反省是否我堵塞了余先生自我反省的動念?」

面對轉型正義,許多人的歷史定位成為各方爭辯的議題,也讓人對於善惡之間的辨別,無法一刀兩斷,面對人情事理的複雜,與環境背景的錯綜,我們應該做到,在論斷個人之餘,不忘大環境的影響,反過來說,在延伸至大環境的探討時,不含混帶過個人舉措的是非,讓歷史漸漸水落石出、塵埃落定。

最重要的,莫過於尚在進行的轉型正義,必須盡快平反,否則不但受害者一生帶冤,加害者去世之後,也會遭遇如余先生一般的窘境,無法死者為大、入土為安;因此不管是威權時代受害者的轉型正義、凱道上原住民的轉型正義,還是柯文哲應給予蕭曉玲的轉型正義,都不只是受害者的事情,而是加害者或主事者一生歷史定位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