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護母弒父 該怎麼判?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24 十二月 2017 10:10

案例:

阿惟家中開羊肉爐店,平常生意還不錯,但是父親因為經常酗酒,酒後又疑神疑鬼,懷疑老婆有婚外情,動輒打罵老婆,阿惟跟弟弟有時看不慣,也會挺身而出,替母親說話,父親反而會變本加厲地加倍報復到老婆身上。

有一天晚上,父親又喝了很多酒,酒後又開始辱罵老婆「偷藏錢」、「討客兄」,並且要把老婆趕出家門,阿惟跟弟弟看到母親在店內忙了一整天,晚上回家還要遭受這樣的精神騷擾,實在忍不住了,兩人就回嗆父親,因此,發生爭吵,爭吵過後,父親就上樓休息,但父親越想越不甘心,又下樓找阿惟理論,並且動手打阿惟,阿惟實在忍無可忍,只好拿起桌上的菸灰缸砸父親的頭部,並隨手拿起桌上的剪刀刺向父親的頸部,造成頸動脈出血,父親就倒臥在血泊中,阿惟趕快叫救護車送醫,但父親經送醫後還是不治身亡。阿惟自己打電話報警自首。「弒父」是重罪,法官會怎麼判呢?

解析:

「弒父」在古代是重罪,現在同樣是「殺害直系血親尊親屬」的重罪,可以處死刑、無期徒刑,也就是說:最重可以判處死刑,最低還是要判無期徒刑的重罪。

但是法條是死的,人世間的活動卻是活的,如果不分青紅皂白,只要是「弒父」就一律判處死刑、無期徒刑,恐怕也未必符合公平正義。例如:逆子經常吸毒、賭博,每天只知道跟老父要錢,父親每天都幫他擦屁股,還賭債,逆子要不到錢,竟然拿菜刀瘋狂砍殺父親,這樣的人,就算判死刑都不為過。

但經過檢警的調查,發現阿惟的情形不一樣:阿惟完全沒有前科,每天就是在店裡幫忙,反觀父親經常酗酒鬧事,常常打罵家人,家人怕刺激他的情緒,也不敢聲請保護令。有一次,在寒冬中,父親酒後竟然不讓母親洗熱水澡,阿惟不忍母親寒冬中洗冷水澡,就向父親下跪半個小時,懇求父親讓母親洗熱水澡。甚至,阿惟被帶到派出所時,阿惟的阿嬤也到派出所外面,下跪替阿惟求情說,自己的兒子真的很「惡質」,她的媳婦為了這個家已經忍受很多年了,請大家救救他的好媳婦及好孫子。連死者的姐姐也到派出所外面下跪求情:弟弟打太太時,兩個小孩如果出面,就會被打得更慘。自己的弟媳真的吃苦耐勞,替這個家庭默默付出。

於是檢察官起訴阿惟刑法第272條的「殺害直系血親尊親屬罪」,但是請求法官依自首減刑,並且請求法官再用刑法第59條「法重情輕」再減一次刑。最後一審法官將第272條的罪,先用「自首」將無期徒刑減輕為15年的有期徒刑,再用第59條減輕,因此判阿惟7年6個月。

資料提供: 劍無鋒律師事務所  李殷財律師

記者阮文彬.江思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