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檢察官應兼具慈悲與智慧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01 一月 2018 13:06

報載高雄市59歲男子尤男因撿走鄰居門口的金門高粱酒紙箱,被依竊盜罪送辦。

開庭隔天,尤男竟吞鹽酸亡,還留遺書控訴檢察官威脅他認罪;而紙箱的主人曾某說紙箱因受白蟻侵蝕,才放家門前曬太陽,還特地用水桶墊高,以免誤會,且他報案只是想找回有收藏價值的紙箱,沒想到卻害對方被移送法辦,甚至自殺,為此,遭受鄰人指指點點。

據報導,尤男因家裡經濟情況不好,撿紙箱作資源回收,卻被依竊盜罪送辦,心裡很委屈,20日到高雄地檢署應訊後,隔天便在曾男家門口喝鹽酸以死明志。

他留遺書寫下「到法院也死、自殺也死,有錢生、無錢死!」強調曾男、警察及檢察官3人都會有報應。

這是一個很遺憾的事件,為一個紙箱鬧出一條人命;讓一個家庭失去支柱;更讓家屬仇恨司法,感覺司法的殘苛。這件事亦會使得人民誤會該案檢察官為酷吏。

為澄清誤會,高雄地檢署調出開庭錄音自清,當時檢察官並沒有說「如果不認罪,就不能走出法院」等字句,承辦檢察官獲知尤男死訊後,難過到哭紅雙眼,而雄檢對此則深表遺憾。

至於,紙箱失主曾某對於尤男自殺也感到遺憾,他表示自己無意害對方被告,只是想找回紙箱,現在卻搞到連鄰居都指責他,他內心也甚為難過。

我沒有聽過高雄地檢署偵查庭錄音。但是,依據我當檢察官及其他經驗,可以預見本案的紙箱既非他人拋棄不要之物或無主物,則任何人在未告知之下,取走他人之物,適符合實務上所認定刑法第320條之竊盜罪責。

我相信本案承辦檢察官非無慈悲心,他主觀上就是認定尤男的行為已成立刑法的意圖為自己或第3人不法之所有,而竊取他人之動產竊盜罪嫌,依法應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500元以下罰金。

但因有被害人,雖物歸原主,而得到被害人的原諒,然若尤男不認罪,檢察官也不敢給予緩起訴或職權不起訴處分。

依此經驗法則以推,至少,檢察官會要求被告認罪,口氣或可能聽在老人家耳中,就是逼他認罪!讓他一身清白就此染黑。

然而,檢察官是基於其法律的認知執行公務,認定尤男成立竊盜罪,無可厚非,實難苛責。

反之,不懂法律的尤男,就其誤認該不值錢的紙箱既被放置屋外,主客觀上,誤認為他人棄置不要之物,若執法者不要那麼機械式的,而能同理一位不懂法律的老百姓,認定其無不法所有意圖,係誤認屋外紙箱為他人丟棄之物,也是合理,而可以說得過去與竊盜罪的構成要件不符。

因此,本案倘若檢察官可以轉個方向,不要執著於自己的認知,有慈悲心與智慧,站在尤男立場審視本案,既然被害人已無損失,不加追究,則站在尤男立場,詳實剖析尤男主客觀上無犯竊盜罪之犯意,給予不起訴處分,相信該不起訴處分應可說服主任、檢察長,乃至於,高分檢檢察長,不至於,發回續查。

本案豈不是可和平收場,不至於,發生此件憾事嗎?

撰文:曾泰源律師

整理:記者阮文彬.江思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