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行萬里路 許進祥動極思靜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01 一月 2018 13:09

在石藝大街經營東南亞各國紀念品店 在同質性店家中異軍突起 讓消費者不出國也能買到好東西

花蓮市石藝大街內有一家吉祥工作坊,展售的大都是東亞各國紀念品,經營者許進祥的創意與巧思,也讓他經營的工作坊,成為花蓮「國內」少見的「外國」商店。
走進吉祥工作坊,陳列的商品包括南洋許多國家的熱門商品椰子鼓、印尼木雕招財貓、非洲猩猩造型木雕、菲律賓原住民面具、馬來西亞熱帶魚玩偶、非州古代黑人木雕、日本陶瓷娃娃、中國娃娃造型原子筆,以及珍稀貝殼、海樹,緬甸玉、大陸玉等等,從日常用品到裝璜擺飾,種類繁多、琳瑯滿目。
「哇,好像一雙三寸金蓮的鏽花鞋喔!」工作坊內有一個玻璃櫃專門展售造型不一的貝殼,其中有一種狀似古代的繡花鞋,經常成為矚目的目標。鞋魁蛤(學名:Arca ventricosa),中國大陸稱為偏脹蚶,是魁蛤目魁蛤科魁蛤屬的一種。主要分佈於南海、中國大陸、台灣,常棲息在潮間帶至潮下帶、淺海岩石縫內。
許多人都對珊瑚耳熟能詳,但是您看過長得人模人樣的珊瑚嗎?
工作坊內的一只人形珊瑚,唯妙唯肖的外觀,不禁讓人驚嘆世界之大無奇不有!此外還有珍稀的海樹,這些可都是早年珍藏所得,現在早已經禁採了!
招財貓是國內外許多商店的必備店招之一,其目的就是招來消費者,讓店家生意興隆。這裡的招財貓都是從印尼進口,印尼的木雕與臺灣最大的不同,就是印尼喜歡彩繪得五顏六色,與臺灣的盛行原木原味,有著國情上很大的不同!
非州古代黑人木雕、菲律賓原住民面具、馬來西亞熱帶魚玩偶等,大都是原木雕刻而成,也是國人旅遊這些國家時,最喜歡購買回國的充滿異國風情紀念品。
吉祥工作坊給消費者的概念,是出國旅遊如果是到東亞、香港、歐美等國家的觀光客,其實可以不用大包小包提著當地的紀念品返國,因為吉祥工作坊早已經宛如「東亞各國藝品店」。
在工作坊展售的不少跨國紀念品,說不定價錢還比在外國購買更便宜呢!我們到外國旅遊,一不小心就容易被帶去黑店「血拚」,難得出遊惹得一身氣,其實在這裡購買,除了物美價廉,也不用擔心被坑!
年輕時從事旅遊事業的許進祥喜歡旅行,日本、印尼、馬來西亞、澳州、越南、中國大陸等數十個國家,都有他千山我獨行的灑脫足跡、浪漫風情。他每到一個國家,都會購買當地的紀念品,也因此對各國的旅遊動線、紀念品消費市場相當熟悉。
慢慢的他動極思靜,12年前落腳在石藝大街,剛開始時他和其他業者一樣,都是以石藝為主力商品,可是他很快的發現,大家賣的都大同小異,想要生存必須改絃更張、求新求變。
他有感於出國觀光客大都會購買當地的紀念品,買多了又提不動,因此他的工作坊,搖身一變成為「東亞各國藝品店」,讓國人不出國門,就可以買到東亞等世界各國的紀念品,也因此建立起他獨樹一格的,在「國內」少見的「外國」商店。
克服困難 許進祥變女紅高手
如果說身為一個大男人也擅長女紅的話,在花蓮縣當推許進祥莫屬了!走進許進祥在花蓮市經營的吉祥工作坊,經常可以看到他正一針一線的正在串聯一粒粒的珍珠瑪瑙、古玩玉珮,他的手工輕巧,一件件女紅作品質量均優,令人愛不釋手。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光看這些精巧的手工藝品,還很難想像竟是出自一名大男生的巧手。而許進祥會走入女紅這一途,則是在因緣際會的情況下所以致之。
可是展售的物品有許多在進口時,都只是零件而已,台灣人工又那麼貴,該怎麼辦?他不得不親手來製作,雖然曾經遭遇到不少困難,但是他都能夠設法突破,沒想到就這樣在一針一線的縫製下,幾年下來他居然成為地方上的女紅高手了。
女紅,也可稱作女工,舉凡婦女從事與絲或線有關的手工藝,包括紡紗、織布、縫紉、刺繡、拼布、編結、剪花樣、做玩偶等都涵括在內,自古以來是女子必備的才德技藝,也是古時品評女子持家能力和賢慧的標準。
女紅在中國文明史上的定位,早在1萬8千年前,北京山頂洞人的文化中有骨針出現,顯現當時便有縫紉、補綴的工作。6千年前新石器時代的晚期,在西安半坡出土的陶土、石頭紡輪,考古學家推測當時的中國人已經會把植物纖維紡成線。4千多年前商朝甲骨文中出現的「桑、蠶、絲」等字,顯示中國人當時就懂得養蠶、繅絲、織綢。2400年前的戰國時期,在陶器彩繪刻畫上有完整的婦女採桑治絲情形,說明女紅存在的普遍與重要。
女紅的民間信仰傳說──「七夕乞巧」的習俗,向織女星祈求巧手與慧思,在自家庭院供奉鮮花、素果、針線、清水等,在農曆7月7日的夜晚,向天上的織女虔心祈禱,必得巧手。
以農立國的男耕女織社會形態,婦女須負責哺育、採集、種植及針線活兒,在生活及大自然的啟示中尋找製作女紅的靈感,傳遞中國古代婦女對造型藝術、配色觀念、製作技法的巧思慧心。中國女紅與文學、美學、宗教信仰、民風習俗等淵源深厚、密不可分,從女子慧心寄情的圖案,都有中國人含蓄內歛的美德。
記者張柏東/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