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王逸蘭 印象派寫生畫風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01 一月 2018 13:26

王逸蘭崇尚自然風景的寫生,一路畫到花東來,成為花蓮新光兆豐農場的駐村藝術家,且於一○七年一月一日起至二月二十八日止為期兩個月,在兆豐農場笠畫廊舉辦油畫個展。

王逸蘭從容流利的筆觸帶著寬廣的視野,無拘無束地徜徉在寫生的觀察創作領域裡,不管是稻田、漁船、大山、還是村莊角落,都是她入畫的題材,而且用筆大膽、酣暢,用色層次豐富、光影、空間都表現不凡。最重要的是她忠實記錄所見,卻不流於庸俗的直觀,而是一種對田野風光的內化,去蕪存菁的呈現。

在台東海端鄉崁頂部落的紀錄中,有一幅畫《稻穗 咸豐草》,畫中有一人,其實這個人就是她自己,在稻田與草叢中央的空隙,不就是畫家繪畫的位置嗎?這說明她自己與大自然的關係,除了是觀察紀錄者,也是大自然的參與者,於是我們用這個脈絡去探索,就不難發現她在畫中扮演的角色與心情,而且藉由紀錄觀察她更察覺了花東耐人尋味的美;用畫筆記錄花蓮、台東之美的她,做了這樣的敘述:「這裡的美,並不是第一眼就令人驚艷的美,有花東大山襯著,涼爽秋風吹拂,這幾日,平衡工作與繪畫的生活,用渡假寫生的愜意心情-享日子。」由此可見,觀察、紀錄、繪畫已經是她享受生活、感受生命的重要夥伴。

至於繪畫風格,王逸蘭一直忠於描述自己對大自然的觀察並不是特別炫技,主要還是印象派風格的表現;在光與色彩的關係中追尋,我們可以從一幅《夏花舞爛漫‧樹光影閃耀》油畫中窺得,這幅描繪兆豐農場遊客中心一隅的10P油畫裡,如法國印象派大師莫內中期描寫楓丹白露宮的風格,在爽利的筆觸中準確紀錄,建築物在絢麗陽光下與樹葉陰影的色彩呈現的對比,似乎都能感受到陽光溫度。

在寫實方面,王逸蘭的功力也相當值得肯定,尤其在描寫台東成功新港漁港的漁船畫作中,陽光行走在海上,不拘小節的筆觸、大膽的色塊呈現,和流動的船身倒影呼應成趣,再加上遠方成功鎮小山的襯托,粗中帶細,讓視覺停留在焦距之餘,仍有更寬廣的空間,沒有絲毫的壓迫,這需要相當的素描寫實功力當背景。

在花蓮近幾年來,已經少見完整印象派寫生風格作品展覽,這次有難得的機會,朋友們千萬別錯過了,尤其新春外出踏青之際,領略美妙的藝術薰陶,豈不快意。

沈廷憲/口述

林素華/整理‧攝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