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假如嗆聲也是庶民文化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六, 06 一月 2018 13:48

蕭福松

「嗆聲」是帶有嚴重挑釁意味的口語表達,「看三小」、「衝三小」,都是標準例句,只是有夠難聽。嗆聲、幹譙非但是粗鄙語言,也表露人的粗俗無狀,沒教養也沒素質。費解的是,有越來越多年輕人喜歡動輒嗆聲,好像非這樣,就無法彰顯他的氣魄、證明他的存在。現代人普遍受良好教育,再表現「嗆聲」這種惡形惡狀行為,只能說書都白念了。

現在開車少聽見喇叭聲,不是國人駕駛道德提升,而是按喇叭,不管是打招呼或善意提醒,都可能招來嗆聲、比中指,甚至給花生。有人開玩笑台灣販售的汽車,屬基本配備的喇叭可免了,因為在台灣開車按喇叭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

台北市一名男子開車行經新店安興路與祥和路口,準備上匝道,一輛白色賓士車突然跨越槽化線超車,男子緊急按喇叭示警,對方竟在快速道路上停下擋車,車上下來2人嗆:「叭三小?」,隨後對空開了一槍,嚇壞差點被撞的駕駛人。

淡水有10名年輕人攜帶80公斤爆竹煙火,準備到河岸公園燃放慶祝跨年,被執勤的消防員勸阻。當場就有人嗆:「跨年不能放煙火嗎?」、「我點燃了嗎?」態度十分囂張,其中4人還出拳毆打消防員。這群人被法辦後,覺得很沒面子,半夜再到消防分隊前敲鑼、搖鈴鐺、撒冥紙,朝天大喊「趕緊死一死喔!」

看似無稽、無聊的輕率之舉,每天都在上演,既讓善良百姓提心吊膽,不知何時會遇上凶神惡煞,也凸顯時下部分年輕人猖狂無知的一面。不當超車或違規燃放煙火,都可能危害他人性命及公共安全,不但無此認知,經人提醒,還老羞成怒,認為對方不給面子,於是嗆聲、辱罵、圍毆、開槍樣樣來。

國人曾以「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自豪,曾幾何時,最美的風景變成最醜陋的風景,且隨處可見,嗆聲尤為常見。然社會講求的是義理,如果嗆聲能解決問題,大家比大聲就好,如果嗆聲是可被接受的庶民文化,台灣還會是個敦厚善良、知書達禮的社會嗎?嗆聲行為的氾濫,不也意味生活倫理與品德教育的徹底失敗?

敢嗆聲耍狠的,其實都是逞血氣之勇、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的人。這些人橫行街頭逞凶鬥狠,囂張的不得了,可一旦被捕,又畏縮得像個龜孫,十足的色厲內荏。問題是誰讓這些鼠輩,敢滿街流竄到處耍狠?

 

警察是公權力的代表,但面對酒後裝瘋、聚眾滋事、衝撞警察的無賴,卻只能選擇克制,被盧、被挑釁還得小心伺候,形同無牙的老虎,怎能震懾宵小?須知道德勸說是無效的、論理說教也聽不進去、談人權則便宜了他們,唯有嚴刑峻法,才能入心入腦。因此,希望警察別再「柔性執法」、法官別再「佛心來著」,嚴明執法、公正審判,方能遏止嗆聲耍狠的惡劣行徑,還給人民自由安全的生活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