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與月桃的美麗邂逅 黃芳琪走上編織路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三, 10 一月 2018 08:34

記者王國榮/報導

一場與月桃的美麗邂逅,讓熱中南島文化的黃芳琪人生更豐富。因深入部落睡在月桃蓆上,當下就著迷這種會發出香氣的植物,開始向部落婦女學習月桃編織,與月桃結下不解之緣。

老家在桃園的黃芳琪,就讀台東大學南島文化研究所時,因論文研究「月桃」而長期深入部落。非原住民的她,努力以簡單族語搭配手勢,向魯凱族婦女請益月桃編織技藝,這項傳統編藝在她手上生花,並決定在花蓮成立工作室,希望復興月桃風華,也讓她成為大家口中的「月桃姐」。而她剛結束一場在花蓮文創園區的展覽,引起民眾熱烈探詢。

回憶與月桃的第一次接觸,黃芳琪說,七、八年前,因研究調查工作需要,有一次到原住民的部落裡,晚上閒來無事,跟著部落長輩一起拿月桃做編物,累了睡在鋪有月桃蓆的石板床上,四周散發著淡淡的月桃香,觸動她心靈:「這也太舒服了吧」,因為這樣的親密接觸,讓她戀上月桃。

在花蓮採用月桃來編織的人不多,但野生的月桃很多,正好讓黃芳琪大展身手。她說,在壽豐鄉鹽寮發現很多野生月桃,採集回來處理後,放置晾著至少六個月以上,確保已無蟲卵才能開始編織。

有人擔心月桃植物葉鞘編織物容易發霉長蟲,黃芳琪說,一般使用者,若能避免環境潮濕或長時間曝曬日光下,大致可以用上十年,相當耐用,最特別的是,色澤還會因為和人的肌膚接觸而變得更油亮、別有風味。

月桃在台灣是一種很容易生長的植物,也是魯凱族非常重要的文化,像是月桃提籃、月桃蓆等編物,都是家裡必備的日用品;過去魯凱族女性應具備的能力之一,就是在結婚前先學會做月桃編織基本生活用品。

「在編織的過程裡,很容易忘掉煩惱,有助於思緒的沉澱」。黃芳琪不斷嘗試月桃編織工藝的各種可能性,無論是編織手法或材料處理技術、產品用途的開發等,最後才藉行銷將成果呈現給大眾。

黃芳琪說,投入傳統技藝研究並不容易,靠編織工藝維生更是困難,曾在山間小路尋月桃時,一度想要撿拾蝸牛果腹,更時常摘取野菜度日。

然而,她也表示,編織過程能讓她忘卻煩惱,加上部落族人樂於分享的無私精神,賦予她更多勇氣,堅持推廣這項手工藝,不斷發掘隱藏在月桃背後的人文與藝術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