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炸了三峽大壩,來個玉石俱焚?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五, 19 一月 2018 08:13

雲飛揚

日前有一名在大學任教戰略課程的老師,建議臺灣應優先部屬1000枚的中程飛彈,且用2枚就可以炸掉中國大陸的三峽大壩。此舉夠聳動,也令人笑掉大牙,因為這是從一位教授高級知識份子專業科目的學者口中講出,反映的思維,透露出對於戰爭局勢的遐想,不僅不切實際,更不人道。

炸掉三峽大壩,無非想造成長江中下游的上百萬人死亡,好讓老共侵臺的念頭有所忌憚,但真的是這樣的結局嗎?首先,臺灣飛彈就算瞄準三峽大壩,傾全力發射所有的中程飛彈,有多少能夠躲過中共的反飛彈系統攔截呢?若有部分中程彈道飛彈能順利落到目標區,但因其彈頭僅有500至800公斤,威力有限,對於能夠抵抗小型核彈轟炸的壩體又能造成什麼樣程度的結構破壞,壩體是特殊高強度鋼筋水泥建造,遠比軍事碉堡堅固太多,所以會打成坑坑疤疤,還是無關痛癢的被幾支大龍炮給炸到,成為一道道亮麗的臺灣火花秀呢?或許大陸觀光業還會因此大發利市,索性組團到該區附近觀賞難得的壩體抗炸實驗,感受由臺灣中科院所精心研發的MIT牌飛彈秀。

既然要玉石俱焚,癡心妄想按下飛彈按鈕打贏不對稱戰爭,讓老共知道臺灣人不是好惹的,但對於擁有百倍於臺灣飛彈數目的核武大國,他們又會採怎麼樣報復性反擊或先發制人?發射東風洲際飛彈攻打臺灣的幾個水壩,以牙還牙,同樣造成千萬的臺灣人流離失所,美好家園頓時變成水鄉澤國、一片火海,當所有飛機場與重要港口設施及電力等基礎工業、民生系統被一夕之間毀滅,臺灣變成黑暗之島,滿目瘡痍,到底誰的損失比較大?

論者或許會說,臺灣也發射飛彈攻擊上海、北京等大陸重要一線城市,但面對核彈的肆虐,即便臺灣戰後有復原的機會,被放射性汙染的水源及土地,至少百年之內會寸草不生,因為核彈的威力是昔日日本廣島原子彈的40萬倍,只要臺灣北部及南部的核能電廠被核彈攻擊,可怕的相乘效應恐將無人能倖存,屍橫遍野,這難以估計的亡國滅種之災,對比這位大學學者脫口而出的戲言,就知道是多麼不負責任的幹話了。蕞爾小島PK廣袤大國,光比飛彈互炸,這點我們就吃不消了,不是嗎?

以戰止戰,是沒錯,但《孫子兵法》亦云:上兵伐謀,這位任教戰略課程的大學學者未免犯了兵家大計,放眼臺灣,不經思考、民粹式的不慚口水太多,還不如閉上嘴,好好多讀書,不要誤人子弟吧!2枚中程飛彈打掉三峽大壩,彰顯臺灣人的夜郎自大,學者無知,社會受害,打嘴砲可以休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