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菜鳥沒有錯,自大才是錯!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21 一月 2018 12:39

撰文:李殷財律師(劍無鋒律師事務所)  整理:記者阮文彬‧江思婷

剛當檢察官時,警方破獲一個小型的賭場,裡面一堆老人、菜籃族聚賭,警方到場時,大家一哄而散,警方還是抓了40人,移送地檢署,我看一下筆錄,慘了,只有5個人承認賭博,還有35個,怎麼辦?

當時還是菜鳥,沒有經驗,可是還是要裝得老練,我告訴他們:「我從小在鄉下長大,不知道看過多少賭場,你們在搞什麼鬼,我很清楚,賭博罪,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就是罰金而已,你們認罪的話,捐錢給公益團體(以前可以捐公益團體換緩起訴,但國家太賊了,現在改成只能捐國家),我就給你們緩起訴,你們就不用上法院,我也沒有績效的壓力,也不需要逼你們認罪,要不要認罪,你們自己決定,當天有賭的,自己舉手?」哇!只有7個人舉手,還有33個人不認罪,怎麼辦?

只好換個方式再問:「當天警方有查扣賭資、賭具,上面應該會有你們的指紋,我送指紋鑑定,一樣可以查出來誰有賭,不過,只要我查出來了,我就不會緩起訴,真的要搞到這樣嗎?再給你們一次機會好了,你們當天『沒有賭的』自己舉手?」當時9個人遲疑了一下,還是舉起手來。我暗爽一下,本來只有7個人認罪,現在有31個人認罪,只剩下9個人不認罪,再來怎麼辦?我對31人說:「你們都認罪了,只剩下這9個,你們自己說,他們有沒有賭?」接著31個人馬上圍剿這9個人:「你當天不是坐在誰的旁邊嗎?我有看到你也在賭」,於是9個人一個一個把手放下,最後只剩一個人舉手。我再問一次:「現在只剩一個人,到底他有沒有賭?」他們又告訴我:「檢仔,我告訴你,當天他一進門,警方就跟著衝進來,他真的沒有賭」。既然答應要給他們緩起訴,於是叫39人捐款後,全部緩起訴,剩下一個就不起訴。

同樣要問有沒有賭博?問法不同,結果竟然完全不一樣,所以,條條道路通羅馬,這條路不行,換一條路就好。沒有經驗,只要我們肯學,就像海棉一樣,久了總會有經驗,總有一天會變成老鳥的。所以,民眾指責法官、檢察官剛出社會,沒有經驗,怎麼可以擔任司法官,我想每個人都曾經沒有經驗過,都曾經是菜鳥,但這不是他們的錯,只要他們肯學,終有一天會成為很有經驗的司法官。

只是很可惜,司法官大部分從小到大都很會念書,很會念書的人,通病是「自以為是」,尤其考上司法官後,更是如此,認為自己無所不知,無所不能,已經成神了,變成神了,當然就不用再學習了。所以,神有時必須要下凡,才會知道民間的疾苦。

當憲兵時,有時要抓槍毒,我快要退伍時,我看到一位調查官跟學弟自誇他的豐功偉績。是的,他的確很有經驗、績效顯著,不過,我當時就浮現出一個畫面:當他還是菜鳥,要圍捕毒販,學長問菜鳥:「你會不會踹門?」他猛點頭,於是所有人拿著槍指著毒販的房門,菜鳥就用力猛踹房門,門破了,但竟然沒有開,菜鳥的一條腿就卡在門縫中,拉也拉不出來,所有的人就拿著槍幫他一邊掩獲,一邊拉他的腿。

後來,菜鳥才知道,要踹門時,要踹鎖頭的位置,他踹太低了。成功總需要很多失敗的累積,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