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複製別人容易,自信做自己難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六, 27 一月 2018 12:47

蕭福松

一名香港女珠寶商到台灣接受抽脂手術意外死亡,由於事涉醫美糾紛,格外受到關注。現代人注重外型,透過注射玻尿酸、小針美容或其他修飾型小手術,確能達到「美化」及「自我感覺良好」效果。但不諱言,侵入性手術也必然存在不可預測的風險,從麻醉不當、手術突發狀況,到體質不適反應、出現後遺症,都不是追求美的當下所能思慮顧及的。

什麼才是美?美的標準是什麼?有沒有必要為愛美,而承受剮肉削骨抽脂之痛,甚至甘冒生命危險,都是值得探討的。因整形而喪命的案例不在少數,但醫美診所依然門庭若市,登門求美的男女也前仆後繼,於是得反思,難道是生養他們的父母長得不好看,虧欠他們一張漂亮的臉蛋,害他們不得不花錢「重塑」,還是根本是虛榮心作祟,必須借助另張「假面皮」,來證明自己的存在?

南韓有部探討過度整型的微電影,揭露南韓社會病態的審美觀。片中整形後的少女,小臉頰、尖下巴、高鼻子,同桌吃飯的父母也一個模樣,一家人的長相,就如同機器印模鑄造出來的單一產品。不禁質問:「仿效能不能成為一種美?」當滿街都是複製人的時候,你願成為其中的一員嗎?你願花多少錢買美麗?

這是一部讓人省思的微電影,當社會一窩蜂追求所謂「完美女人」的時候,有多少人是陷於迷惘的狀態?有多少人哀怨自己沒有一張明星般的漂亮臉蛋?

美是一種概念、想像,可能是視覺的感受,也可能是心靈的觸動,既稱之為美,一定是能讓人賞心悅目、感覺愉悅的。只不過,人對美的定義不同,審美觀亦大相逕庭,奼紫嫣紅、燕瘦環肥,各有所好,難謂何者才是真正的美。但有一點可以確定的是,美必須是真實自然的呈現,而非人為造作的人工美。

然隨著時尚流行及醫美科技的發達,對美的定義似乎更偏重於外貌的虛榮炫耀,肌膚要求完美無瑕、身材要求黃金比例、額要圓、鼻要挺、下巴要尖,彷彿由時尚大師定義的美才是美。忽略除軀體外貌的美以外,還有內在美、品德美、氣質美、自信美,這些由個人知識品德、秉性修為等涵養出來的美,才是永恆之美。

在醫美宣傳及女藝人炫耀下,很多女性對整型、美容、瘦身、塑身趨之若鶩,從上到下、由內而外,幾乎無役不與。花錢是一回事,對美的錯誤認知,常導致病態式地一再重塑重修。最諷刺的是,女藝人變臉結果,最後都撞臉了,因為模樣都類同,到了這個地步,還會是原來的自己嗎?

看看在運動場上為國爭光的戴姿穎、郭婞淳、詹詠然、謝淑薇、曾雅妮,哪一個不是以「本相」示人。她們展現的自信美才是真正的美,任何經人工修飾或改造的美,只是一種「假相」,是缺乏自信、迷失之美,而關鍵其實就在心態。

 

本論壇開放讀者投稿  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