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咖啡達人-沈廷憲專欄 手沖咖啡大賽啟示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六, 03 二月 2018 12:41

2017年6月王策在布達佩斯,世界盃沖煮大賽(WBrC)會場上拿到世界手沖大賽冠軍的表現,透過YOUTUBE讓全國觀眾見識到如一場華麗的秀,實際上更像儀式一般的手沖表演。

來自台灣、29歲的王策,打敗41國咖啡好手,高舉冠軍獎盃,他是台灣第一人,也是華人圈首位奪下這項比賽冠軍的人。王策被認為是黑馬,是因為他的咖啡學齡僅3年,卻在第2次比賽就奪冠(他的希臘師傅Stefanos Domatiotis,參賽了10年才拿下冠軍),這跌破了眾人的眼鏡,但是,在看完王策的表現以後,也不得不讓人信服。

也許王策的手沖表現在許多人眼中毀譽參半,因為雙手執壺沖煮是一個噱頭,對於手沖咖啡的穩定水流與均衡上是一個錯誤示範,但是,如果當成一場秀來說,王策無疑是成功的。

他運用了所有的資源—王策的父親,就是被中國咖啡圈稱作「咖啡大王」的上海王力咖啡總裁王朱岑,在中國咖啡設備系統服務產業中,有著龍頭地位,中國星巴克、肯德基、CoCo都可等大型連鎖業者,將近有2萬多家門市的咖啡機設備與維修服務,都由他一手包辦。要有好咖啡、好烘焙、好器材,那是一定容易的,但是,整套沖煮過程包含步驟、氛圍、抑揚頓挫的流暢性等,在設計與演練上,就需要相當周延的安排功力。

再來就是王策自己的表現了,首先談談他的態度,從始而終,王策一直都是燦爛的笑容,一個年輕東方的單眼皮男孩,單是外表本身,對西方人就充滿魅力,再加上流利的英語(王策12歲就到英國唸書,英文幾乎是他的母語),流暢的程序、生動的肢體動作與表情,在第一印象裡就贏了!

再談談他所使用的豆子,進入決賽的6選手用的都是巴拿馬頂級莊園的瑰夏,包括翡翠莊園在內,一支比一支貴(價格),一支比一支高(海拔),都是貴族血統;純就豆子而言,王策的巴拿馬Sillvia,在Ninety Plus的系統裡只有level 39,大概占不了太大優勢。這幾年手沖比賽幾乎都是好的瑰夏在比高下,因此反而突出烘焙扮演的角色。王策原來要用自家烘焙的豆子比賽,但他的教練 Stefanos 臨時在比賽前夕,從希臘帶了TAF烘好的豆子來,兩支 Sillvia 杯測,王策自家烘的香氣較強,但TAF的口感更厚實,王策最後選擇了TAF,這是一個關鍵的決策。

王策在氛圍的處理上,很多值得學習的細節;首先在開始介紹咖啡品種與沖煮法之前,就響起了音樂,在肢體笑容與介紹的步驟上,不僅毫無破綻,最重要的還有兩個小動作讓人印象深刻,包括他在遞咖啡杯給評審時,先不疾不徐的從口袋裡取出一個白色手套戴在右手,然後以一塊白色長巾,把一個一個杯子擦拭乾淨後,才放到評審面前;這根本是一個儀式,像茶道,像精品、藝術品的推銷手法。第二個動作是他在送咖啡出去的時候,先給對面最左側的評審,再給最右邊的評審,最後拿到咖啡的是中間的評審,因為他是男士,充分表現出西洋人Lady First的精神。就算咖啡不是6個決賽選手中最棒的,單是這些細節,就已經幫他加分到第一名,應該也不為過了。

我想這次的比賽值得很多想參加比賽的年輕咖啡師一個很好的示範,更是個賞心悅目的咖啡饗宴!

花蓮縣吉安鄉吉安路一段60號
電話0932–301973.0973–310068
品嘗咖啡,從認識咖啡開始。20多年前與手沖咖啡的相遇,讓沈廷憲一頭投入咖啡領域,從品嘗、手沖到烘豆,從門外漢到現在離不開咖啡,他樂於以咖啡會友,善於分享與人分享咖啡,他說,喝咖啡是讓人感到愉悅的飲品,集合酒精帶來的放鬆、茶葉的餘韻,透過沈廷憲的咖啡專欄,邀請你一同沈醉於咖啡之間。                            (記者林素華/整理)